繁體
简体


軍牧手記(二)

離婚邊緣

李卓民

 

  “軍牧,你記得我嗎?”一位新來的軍曹跑過來問我。我看了一會這西班牙裔的軍曹,跟着脫口而出:“你不是菲嗎?你何時從野戰醫院轉過來炮兵營的?在這裏相會真是件高興的事,希望你會出席我主持的崇拜聚會。”菲是位健壯的墨西哥裔軍人,已屆中年但仍有一副很好的體魄,掛着小鬍子的嘴唇常帶笑容,但很少開口說話,不過這次的重逢話就多着了。
  “軍牧,你還記得T軍曹及他的妻子P嗎?他倆已經退伍了,現在有兩個小孩,生活得很愉快。若不是那次你悉心的輔導及不斷的跟進,他們也許早已離婚了。軍牧,作為他們的好友,我衷心地感激你!”菲不停地說了一大堆話,我只是微笑地在點頭。突然有一個哨兵在山崗上大叫:“山上起火了,快來救火,快來救火!”菲於是跳上一輛坦克拖車(Tank Recovery Vehicle)前往救火。山崗上的火在半小時後撲滅了,遍地盡是焦黑色,濃煙仍在瀰漫,但危險關頭已經過去了。我茫然看着燒焦了的山崗,心中想起自己在野戰醫院輔導過的家庭及個別的軍人,家庭危機的輔導不也像在救火嗎?美國人的家庭問題真如此起彼落的火災場地一般,風頭火勢何時才救得了呢?
   多年前在聖路易斯.奧比斯布軍營(Camp San Luis Obispo)的一次演習中,我們野戰支援醫院(Combat Support Hospital)正緊張地進行戰地醫務專家資格(EFMB─Expert Field Medical Badge)的考試。這資格是醫療部隊最高的榮譽章,所以考生要經歷重重的難關,以筆試,口試及艱辛的實戰考試去克服挑戰。六十多名的考生參賽,只有十名合格獲此資格。就在考試進行中,我認識了拉丁美洲裔的T軍曹及他的妻子,兩人都是我們醫院的人員。表面上這兩名青年人十分恩愛,但骨子裏卻充滿了許多磨擦與眼淚。我跟T軍曹來往是因為他正學習空手道,而他從其他軍人那裏知道,我曾經是空手道助教,並在十多年前取得黑帶初段的榮銜。他來請教於我,於是我們便成了知己。
  每天黃昏我與T軍曹在軍營體育室內練習一些招式,有時他的妻子P也來觀看。漸漸我看出他們之間不對勁的情形來,於是有一天當其他軍人離開後,我找他倆坐下來談心,終於了解他們家庭的問題。T曾經服用毒品,後來因參加了一些靈恩派教會的聚會而信了耶穌,但毒癮始終無法擺脫,心中十分苦悶。他知道這樣下去會摧毀他的健康,甚至他的生命;而且他也曾因為離過婚,所以一直有不愉快的陰影追隨着他,使他對婚姻沒有信心。他自稱為人好色,常在心中計劃瞞着妻子到外面尋花問柳,或另找新歡。甚至陸軍醫院內的女護士也是他想尋歡的對象,所以妻子P絕不信任他,到那裏也緊緊追蹤。這種不同心,不信賴的關係使兩人常陷於痛苦煩惱之中,故此他們時常有衝突與爭執,好像永無止境。
  我於是要求他們把心中的問題一件件地在神在人面前傾吐出來,正所謂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I Message & You Message)的把心事表露無遺;跟着在主前為他倆代禱,求主赦免,也求主幫助他們彼此饒恕。再與他們商討如何改善家庭生活,建立家庭的和諧及共同生活的目標與興趣。然後按手為T軍曹祝禱,求主賜下醫治的力量,徹底除掉他的毒癮,並潔淨他好色的邪念。同時提議他用練武術的方法去自律其身,以祈禱及運動去控制毒癮色情的引誘。我在軍中給予他們多次的跟進輔導,甚至有一次在午膳時間邊吃邊輔導,而不小心咬損了自己的舌頭。為我止血敷冰的黑人女護士長還取笑我不應在吃東西時說話,因為這是連幼稚園學生也懂的功課。上司也笑說,以後不准在用膳時輔導。
  半年後,T軍曹的妻子P有了身孕,我協助她申請退伍。第二年的軍營聖誕慶祝會上,我跟他們及嬰孩一起拍照留念,如今這快樂的全家福照片仍在我的相簿之中。T軍曹接受了我的勸告,再沒有接觸毒品及色情的讀物,決心作一位愛家庭的好丈夫,好父親。這愉快的往事時常在提醒我神的信實與大能。
  菲在坦克拖車上向我揮手微笑,火災已救熄了,這是值得我們開懷慶祝的。

  “主啊!感謝你!因為你是位慈愛的父,改變人心的神,我為T軍曹一家獻上讚美。”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