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再來一次

 

  時間是下午三點半,沒有半點陽光。天空被臃腫的密雲遮蓋;雨絲跟着微風在扭動,在搖擺。我披上大褸,站在唯一沒有被雨水打濕的平台上等。雖然已穿上厚厚的衣服,但寒風仍找到隙縫來刺激我怕冷的神經線。望一望手錶,尚有一個小時的等。
  面前是一個室外泳池。泳池傍站着兩名教練。他們穿着保暖雨褸,細心觀察池水中的舉動,因為泳池中有十多名小孩在練習游泳。整個地方就只有這一群小孩子最舒服,因為池水是暖的;據說其溫度是保持在華氏八十七度。所以,孩子們就好像在一個超巨型的浴缸中戲水,全不在意教練和父母們所要忍受的寒冷。望着水蒸氣緩緩地從池水面升起,我聽得到教練們的指點和孩子們的對話,也見到他們的笑臉;偶然會看見女兒們露出雪白的牙齒來向我揮手-這是我耐心地站,耐心地等的其中一個原因。每一次練習完了,她們總會興致勃勃的告訴我練習時跟隊員和教練的對話,(我當然裝作甚麼也不知道的問長問短,)然後又問我有否留心觀察她們哪一個地方有進步;有沒有見到她們比鄰道的孩子游得好。
  記得小女兒從嬰孩時便很怕水。每一次洗頭時只要水點滴在臉上任何一部分她都會呱呱大叫。她兩歲多的時候我們第一次帶她到泳池去玩。當時她怎也不肯把頭放進水裏去。結果花了兩年功夫才叫她願意放鬆身體去學浮水。她九歲的那一年終於可以游得合乎泳隊的基本要求,順利加入。參加泳隊的第一年,她真的在比賽的每一個項目完了都以淚洗臉,因為她總是游得最慢,確實慢得很的那一個。而每一次我都預備一番鼓勵的說話來安慰她,叫她用心練習,務要在下回游得更好。
  也許有人會問,既然孩子不喜歡游泳,不想比賽,為何我仍堅持她去繼續?我這個孩子不是不喜歡游泳,也不是不想參加比賽,而是她好勝心強,輸了便哭。(反之,大女兒有當游泳健將的天分。只是她為人十分隨和,贏了固然開心,輸了也滿不在乎。倘若她有妹妹的鬥志,她定會游得出色。)再者,為人父母,除了要盡責任供給孩子們衣食住行等基本需要外,也該預備他們去面對生命中的挑戰。“凡事盡力而為”,“遇到錯敗不要氣餒”等心態不是單單聽了便學會。這些功課是要親身經歷才能發揮它們的效用。
  因此,在接下來的兩,三年,除了泳隊的集體訓練,我還在有空時帶她們到泳池練習,糾正她們的姿勢,磨練她們的技巧;期間也讀了不少有關游泳的書籍。最初,小女兒游泳的姿勢就好像一名遇溺的人在水中掙扎;又像對水不服氣而拳打腳踢,由泳道的左邊打到右邊,然後又從右邊打回左邊。單看她在泳池游一趟我已經覺得十分累。如今,觀察她游泳差不多是一種樂趣,彷彿是望着一條小魚自由自在地在水中玩耍。而且,她在聯盟賽果的名次每年都有很明顯的進步,去年更有兩個項目的排名擠身於前半的參賽者中。
  一邊站着,一邊在跟自己討論:到底我會選擇在寒冷的雨天觀察孩子們練習,抑或我情願在比賽時受烈日的煎熬?這個泳隊是在春季開始練習,但是聯盟的比賽全都是在夏季。比賽的地點都是戶外泳池,可以遮陰的地方不多。在炎夏,氣溫隨時在華氏一百一十度以上;而讓父母們解暑的地點,就只有洗手間。不用問,兩種(冷或熱)情況我都不想忍受。我寧選捲在被窩中細讀一本好書。
  一邊站着,一邊又想:她們知道我所要付上時間和精神有多少嗎?她們明白我的苦心嗎?每一次小女兒輸了她都不服氣,誓要用心多多練習,就算不能拿取第一,也要爭奪第二名。每一次時間有改進她們都會開心地致電給外祖父母報告她們的成績。在做媽媽的,當然希望她們成功。(不是去當奧運選手;而是幫助她們發揮潛能,把可以做得到的做到最好,那麼便問心無愧,管它是輸贏。)可是,小孩子哪裏曉得,要進步,要成功,就要付上代價。她們只知道贏了很開心,時間改進了令她們快樂。好了,到我站在泳池邊,要她們一趟一趟的游完了又再游,直至把姿勢做得對,把技巧變成熟時,她們(尤其是小的那個)不是投訴辛苦,便是埋怨我的要求太嚴謹。似乎早已忘記曾經告訴我她們希望我可以幫助她們去游得更好的那幾番說話。
  孩子們向我的埋怨讓我想到我向天父的埋怨。起初認識神的時候有很多理想-想改善自己的脾氣及其他惡習;想學會做一個勇敢而又謙卑的人;想被神使用而成為別人的福分;想懂得去愛和被愛;想開心,想快樂,想成功等。我把一切理想都告訴天父,竟不自覺地以為只要天父揮動一支神仙棒,我就自動成為理想的自己,過着理想的生活。哪曾想到要達到“理想”,我要經歷一些我不喜歡的事情,要付上代價的。有時候生活壓力似乎太重了,面臨的挑戰又叫我喘不過氣來;失敗了,傷心;累了,想放棄。不是天父故意為難我,而是祂知道幫助我追尋“理想”的最佳途徑。畢竟理論與實踐,(聖經)知識跟智慧都是兩回事。我又何嘗考慮過天父的苦心呢?
   一邊望着孩子們在習泳,一邊提醒自己:“…要把下垂的手,發酸的腿挺起來”,因為“凡管教的事,當時不覺得快樂,反覺得愁苦;後來卻為那經練過的人結出平安的果子,就是義。”(希伯來書12:11-12)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