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軍牧手記一

自殺傾向

李卓民

 

  在羅拔斯營(Camp Roberts)一次週年演習中,B炮兵中隊(Bravo Battery)的第一軍曹來到我的營房找我,說有一件嚴重的事要與我商量。原來他中隊裏,有一位K軍曹不斷地在擦槍時,聲稱要在這次演習中自殺,同隊的軍人都害怕起來,因為看來會弄假成真,而且不久前已有一名軍人在家中舉槍自殺了。故此其他同僚都有意無意地避開K軍曹,或遠離他的營房。這種隔離政策使K軍曹更加孤單寂寞,使他自覺變成洪水猛獸般可怕。更有隊友要求第一軍曹沒收他的M十六步槍及拒絕供應彈藥,以免不幸之事件會在營房內或練靶場上發生。
  得到消息後,我立即放下手上的文件工作,趕往B中隊的營地去找K軍曹,他的營房距離我的地區不太遠,所以很快便找到他。此人看來目光混沌失神,有些視而不見的呆滯,加上厚厚的眼鏡片,使他好像看不見我似的。我的腦海在急速旋轉翻騰,好像在意念形象的檔案中追尋他似曾相識的樣子。我很快地記起他是上一次演習時跌傷的兩位軍人中的一位。於是我找到話題,首先問候他上次受傷的情況,他內心世界就被這“親切關懷”之鑰匙打開了。“軍牧,我想自殺!”他直言相告,但在說話的同時,他不斷地玩弄手上的M十六步槍開關制及上彈膛部分,以表示自殺之傾向。“好好的一個生命,為甚麼會忽然想結束呢?是否有甚麼想不開的地方呢?”我關切地追問。他停了好一會,我耐心地等待,不想過分催逼他說出來。在我內心深處,我不斷地默默禱告。他總算願意把一連串的家庭及個人問題原原本本的道出來,我也安靜地聆聽下去。
  數月前,K軍曹的妻子離開了他,跟一位男友搬回娘家所居住的另一州內,打算在那裏等候辦理離婚手續。他們十七歲的兒子最近在南加州因第三次破壞公物及偷竊被捕,並將要提堂受審。他自己經常要前往退伍軍人治療中心接受心理輔導,又因拒絕服用鎮定藥物而弄至精神緊張,情緒不穩定,於是在百感交集之中導致萌生自殺的傾向。我以心理輔導之步驟幫助他一頁一頁地揭露人生中不愉快的往事,有如打開一本悲劇小說般,每一篇淒風苦雨的經歷,我邊聽邊在內心淌淚。K軍曹小時被父親性虐待,以致幼小的心靈與肉身飽受創傷,而且安全感頓失,對人也失去信任。及至成長後,以為當海軍會幫助自己獨立自主,邁向成熟,誰知海軍之孤單生活使他變得更孤僻。同僚醉生夢死的人生觀加增他對生命的失望與失落,而且同儕的壓力與取笑嘲弄更加添他對自己及世人的憎惡。就在加入海軍前,有朋友帶領他歸信摩門教,而當海軍軍牧們知道他的信仰後,便開始歧視他,將他拒之千里,看為不值得關懷的異端子弟。他在痛苦中得不到同情,在寂寞中得不到關懷,在困難中得不到輔導,就在那時精神上的侵擾便飄然出現於他的悲慘生命之中。海軍的生涯使他產生極大的恐懼侵襲感(Fear Attack)及自卑感。
  從海軍退伍後,K軍曹參加了猶他州(Utah)的國防軍,總算在宗教信仰上找到一些志同道合的隊友,同時也結婚生子,建立新的人生方向。但是好景不常,他的精神心理毛病越來越嚴重了。治療中心開給他的藥物雖然可以助他一時的鎮靜,但卻帶來性冷感及性無能的後遺症(他認為性的困擾主要原因是小時受性虐待過度所致)。現在妻子提出要離婚,兒子又因缺乏家教而累累犯法,他自己又因精神困擾而多次想自我了結生命,所以在這次聯合性的演習中,想借助槍械去尋短見。在整個演習的過程中,我忙得不可開交,不單有各種輔導,而且有戰地崇拜,研經以及協助炮兵司令參謀部的事工,提供改善士氣之方法;但是我並沒有忘記K軍曹,一有空便叫司機駕軍車前往他演習的陣地去探訪他。感謝主他總算沒有自殺,並且捱過了這次演習的艱辛。第一軍曹給他一支空槍,派他當哨兵,沒有讓他參與戰地的實彈射擊。演習後,我們成了好朋友,並且贏得他的信任及尊敬,只可惜他仍然是個摩門教徒,而且不願意接受我的代禱。在歸途上,我在想如果當日在海軍中基督教的軍牧們有更大的愛心與容忍,可能今天K軍曹已經得到神的拯救與醫治了。

  “主啊!你的名是值得頌讚的,你聽了禱告,又免了營中的流血事件,願你祝福K軍曹全然認識你。”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