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漢字與起初(一)

蛇對人說

亞當

 

  我又做夢了…
  在夢裏我又回到了伊甸園,我思念的家鄉。我和我美麗的妻子手拉着手在河邊漫步,就在那河水分為四道的河叉口。

有河從伊甸流出來,滋潤那園子,從那裏分為四道。1

  河岸鋪滿金沙,各樣瑰麗的珍珠瑪瑙點綴其中,粼粼閃爍如河面的波光。和煦的陽光暖暖地擁抱着我們。 兩邊樹木茂盛,繁花似錦。鳥兒輕吟低唱,野獸跳躍歡呼。滿樹的果子任我們摘取,咬一口清甜無比。一直走 到園子的當中,就在生命樹和分別善惡樹間坐下,擁抱親吻,享受我們的愛情。

園子當中又有生命樹和分別善惡的樹。2

  突然妻子驚恐地尖叫:“蛇!蛇!蛇!”,我抬頭看到分別善惡樹上一條巨蛇吐着紅紅的信子,張大嘴一口把我們吞了下去…
  “啊!”的一聲我從床上坐了起來,大汗淋漓,原來是個夢。
  可是,身邊的妻子還在夢中發抖,張着嘴似乎在喊叫着甚麼。我趕緊把她拍醒。我知道,她又夢見了蛇,跟我一樣。這不是第一次了。


甲骨文:始

  在伊甸園的時候,所有的動物都是我們的好朋 友,蛇也是。我們與動物彼此交通,其樂融融。 直到那一天,就是那一會兒,我不在妻子的身 邊。蛇突然用一種異樣的聲音向我的妻子 說話!跟平時完全不同!
  恐怖嗎?現在我想起來就毛骨悚然。但 當時,我的妻子沒有感覺這與平時有甚麼異樣。我想,假如當時蛇說話的對象是我的話,可能結果也一樣。生活太美好了,以至我只知道修理園子,而忘記了“看守”的責任。

耶和華神將那人安置在伊甸園,使他修理看守。3

  事前一點不祥的預兆都沒有!

  看哪!-蛇在女人身邊開口說話。這幅圖畫就是開始的“始”字。

看 , 蛇 +口,口在蛇頭下,強調指事開口的動作,表示蛇開口說話。旁邊加上一個女人 ,蛇開口說話的對象。

  甲骨文: 蛇 + 口 + 女人=

  篆 書: 蛇 + 口+ 女人=


篆書:始

  這就是開始的始,始祖的始。
  說文解字說“始,女之初也。” 即,女人的開始。女人的開始怎麼樣呢?你想過嗎?女人的開始竟然與蛇相關-“蛇對女人說話”!這是怎樣的一個開始?這裏隱藏了甚麼樣的秘密?難怪史書記載說:倉頡造字,洩露天機,天上降下粟米如雨,夜裏鬼魂哀哭歎息。

  漢字是象形文字,就像一幅幅圖畫。如(夢)字就是人躺在床上睜大眼睛被夢驚醒的寫真。

  對客觀物體進行抽象的刻畫描繪就形成了象形字,如: “日”, “木”,“山”等。


金文:末

  在象形字基礎上加上指事符號作標記就形成了指事字。如:在 木(樹)梢頭部分加上指事符號,表示樹梢之意,就是 “末”。

  在 木(樹)根部加上指事符號,表示樹根之意,就是 “本”。

  將兩個或以上的象形文字進行組合,用以表達複雜的概念,就是會意字。如:“步”,腳趾朝上的兩隻腳,一前一後走路的形像;而兩腳從水中通 過,就是 涉水的“涉”字。

  現代漢字90%是形聲字,是在象形與會意字基礎上形成的。如 魚是魚類的總稱,而具體的 魚類則千千萬萬,形體又相似,難以用象形法區別 開來,就有了形聲法造字。

  如:用 魚字邊表示魚的總類,再借用原有的字作為字音表示魚的具體種類,如:魚+裏=鯉,魚+即=鯽,魚+曼=鰻等。
  關於聲旁的選擇,如鯉魚的鯉為何發“里”的音,相信在造字之初都是有特殊意義在內的,有待考究。
  還有轉注字,假借字,也都是以象形文字為基礎的。

  漢字是象形(圖形)文字,每個古老的文字都是一幅生動的圖畫,忠實的記錄了遠古先民的真實生活,是對遠古歷史的一種記錄和描畫,可以說是“來 自遠古的照片”。想瞭解遠古的真實,古漢字比代代勘修的歷史書更加可靠!
  隨着時光的流逝,許多的歷史真實也流失了。後人更因着自己的立場,有限的知識隨意解釋,引申,更改,以至我們無法判斷我們最早的始祖是誰,甚至推測他們是古猿變來的。
  也難怪,公元1900年到公元2000年這一百年的歷史就有多少不同的版本!更何況那遙遠的起初。
  所以我們必須回到起初,才能靠近當時的真實。 這是本文的出發點。

  始,就是“蛇對女人說話”!
  對於中國人來說,不管信不信,願不願意,不管開始做甚麼,怎樣開始,只要寫下“開始”兩個字,我們實際上都在描畫一幅“蛇對女人說話”的圖畫。當然,聽到,看到,說出的“開始”,也都是在傳達“蛇對女人說話”的信息。本書的開始也逃不過。所以本書的故事也必須從 “蛇對女人說話”開始。這是我們的宿命。是始祖留給中國人的。因為那一天,蛇確實對中國人始祖的女人 說話,否則,始祖的始字就不會這麼寫。

  蛇怎麼能開口說話?神話故事!肯定是假的!
  蛇說話,並不是有沒有的問題而是現在我們懂不懂的問題。八哥還能模仿人說話呢!這不是神話!我們不懂的太多了。

  同樣的,“龍”也不應該是神話故事。如果龍是假的,中國人就根本不是甚麼“龍的傳人”,因為龍是假的。如果中國人真是“龍的傳人”,那龍就應該是真實的,不管我們現在是否能看見。中國最可靠的史書之一史記在“夏本記”和“周本記”明確記載,夏朝孔甲帝年間,“天降龍二,有雌雄”。 龍的涎沫用櫃子保存在皇宮,代代相傳,經夏,商,周三個朝代。直到周曆王末年,櫃子被打開,龍涎沫 “化為玄黿,以入後宮”…
  中國人深知,耳朵被龍沾上就聽不見-聾,眼睛沾上龍就看不清-矓;牢籠,壟斷…都是龍的作為。中國很長一段時間崇拜龍,而龍的主體形像就是-蛇!蛇在中國又稱“小龍”。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一天,小龍-蛇對中國人始祖的女人說話!漢字就是這樣寫的,白紙黑字!
  也許龍真的就是那受了詛咒的古蛇:

耶和華神對蛇說:“你既作了這事,就必受咒詛,比一切的牲畜野獸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終身吃土。”4

  因着神的審判,它失去了爪子和某些形像特徵,從此我們再也見不到龍最初的樣子,以至以為它只是個傳說?


金文:祖

  到底誰是假的呢?是誰在騙我們呢?難道是始祖自己不讓我們認他?或者說他不想承認我們是他的子孫?我們不應繼續生活在虛幻當中。
  是的,蛇對女人說話,這只是個開始。再看看始祖的 “祖”,就更清楚我們的始祖到底是誰。我們的祖本是塵土,出於塵土,也歸於塵土。甲骨文“祖”與“土”同字-,又寫作 ,土柱的形像。至今很多地方的中國人仍保留“撮土為祖”的祭祖風俗。這掊土放在神的面前,就成了現在所寫的祖:。其中 在現代漢字中寫作“示”或“礻”,是專門表示神和祭台的符號。所以,始祖的“祖”就是“土”,而且是放在神 面前的土。

  當我們把“始祖”兩個字連在一起,你會發現一個奇妙的故事,一個必然的結論:始祖本是塵土,在神面前,而蛇曾對始祖的女人說話。

  聖經記載:

耶和華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 5
蛇對女人說…6

  巧得令人難以置信。
  “始祖”一詞所表達的意思,簡直就是聖經創世記的翻版!

  “蛇對女人說話”,這實在不是甚麼值得誇耀的, 也實在不是甚麼好的開始。但這是真實的開始。我們的始祖就是從這裏走出來的。
  蛇對女人說話,這故事屬於中國,因為這是明明的中國字。
  或許中國也有聖經同樣的故事?(下期續)

注:1. 創世記第二章10節
  2. 創世記第二章9節
  3. 創世記第二章15節
  4. 創世記第三章14節
  5. 創世記第二章7節
  6. 創世記第三章1節

(選自作者著:漢字與上帝-來自遠古的照片。起初文化出版社)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