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鄉音

陵兮

 

  “君自故鄉來,應知故鄉事”不管傳媒是多發達,故鄉的細緻情節還是由老鄉口中說出較能令人動心,那不是老鄉的報導比報告新聞的播音員好,乃是那一口鄉音夾雜着無窮思鄉的迴響。
  我在北美有一段日子了,在這新大陸上的新認同,新稱呼,新職位,而全用我的受洗聖名,我習以為常的認為:“這就是我!”直到有一天我被那呼喚叫醒了:“陵陵,陵兮…”那濃濃的鄉音,那厚厚的寵愛,把久久遠離故鄉的遊子包圍在關注的溫暖中。因那是我至親的人不斷喊叫我的名字,那是我生命歷程中重要的日子,怎能教人忘懷?!
  媽一向叫我們幾兄弟姊妹名字,但她一急了,就會連名帶姓地叫;爸是退休了以後才多些時間跟我們相聚,可能爸的粵式國語不靈光,我的名字就給簡化了光叫我“陵陵”我覺得一下子受寵了,欣然領受。由於在不同的環境中受教育,受不同語言,文化的影響,我的名字有好長一段時間就沒用過,尤其在香港教書的那段日子,被稱呼的是職位,頭銜而鮮有機會被人直喚名字。我的名字好像隱沒了!
  這一天,我到賓州參加文字訓練營,看見我的全名清清楚楚的在報到冊上,再看那幾乎是8x11的名條,以工工整整的電腦大字楷書貼在我的臥室門上,我心頭一震:“被這鄉音呼喚我回來了!”我回到我熟悉的鄉音圈中,回到我不用解釋就能被理解的溫暖裏!
  在芝加哥工作的幾年中,有一位女士總會來找我,除了學道,談心外,她也認定了我是她的“老鄉”,因為她是山東,青島人,她說:“我說的山東話沒人聽得懂…”雖然我非山東人,但因為明白她的話所以成了她的老鄉,因為她有了連繫,有了瞭解!
  誰能夠從我們出生,成長以至年老都在愛護,關注,看着我們,欣賞我們而不放鬆一會兒呢?我覺得自己很幸運,仍有幾位老師,教授,長輩可請教,仍有幾個親人知道我的過去跟現在,仍有幾位好友知道我的煎熬及成就,但這些僅是生命織錦的片段罷了!
  每個人的生命就像一幅織錦,每一段的經歷就是那一條條縱的,橫的編織纖維,說不定的故事,講不完的鄉愁,多渴想有人能全部明白呀!
  “你呼叫我的名字,在我母腹中你就認識我”耶利米先知的認知,上帝是護祐,呼召我們的人,每一個生命都有存在的意義,直到有一天我們再聽到那回鄉的呼喚,我們就會有那渴想“鄉音”地“歸家”也完成了我們個人的織錦圖畫,回歸那更美的家鄉!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