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到雲南喝鮮花茶

許文舟

 

  花茶,又稱香花茶。是採用加工好的綠茶,紅茶,烏龍茶胚及符合食用需求,能夠散發出香味兒的鮮花為原料,採用特殊的窨製工藝製作而成的茶葉。茶葉與花香融於一體,茶引花香,花增茶味,相得益彰。既保持了醇厚濃郁爽口的茶葉,又具有了鮮靈馥鬱芬芳的花香。
  在雲南各民族之中,都撐握着配製花茶的獨特工藝,配製的花茶不僅是茶博大精神的文化的延伸,還是民族風俗的重要內容,泡上一杯花茶,共享人生,許多似是與茶無關的哲理都能被茶香薰染,品出一縷縷人生真味。


茉莉花茶

  與初戀的情人喝茉莉花茶。宋代詩人江奎就有“他年我若修花使,更做人間第一香”的說法,茉莉花在中國人心中,被譽為可窨花茶的玫瑰,薔薇,蘭蕙等眾花之冠。茉莉花茶是傣族同胞拿手花茶。在傣鄉竹樓幽雅的小茶室,與初戀的情人對坐,再好不過的就是讓老闆為你沏上茉莉花茶。你得用茉莉花一樣的語言勾起她對往事的回味,你得以茉莉花一樣真誠的心坦誠心跡,更重要的是你得以茉莉花茶的高雅對待過去,不以自己的痛苦再讓自己愛過的人品嚐到痛苦,不以自己的憂傷再讓自己初戀的情人覺到憂傷。然後請茶室的老闆為你播放中國名曲“茉莉花”,讓茉莉的清芬平淡心裏曾經的失落。坐在竹編的凳子上,茉莉花滲透到沉默的茶葉中,芬芳往昔的時光,也一定滋潤得了今後的日子。
  茉莉花茶可領略茉莉花的芬芳與茶葉的清香,二者是花茶中最佳搭檔。與其他花茶比起來,它能讓人頓生一種沁人肺腑的感受,它能滌蕩心靈的痛楚與憂鬱。喝這樣的花茶,最好當然是自己初戀的情人。人不可能在一次初戀定下終生的伴侶,失之交臂的事在所難免,因此,初戀的人離開你或者你離開初戀的情人,是非常正常的事,問題是要做到普希金(Aleksandr Pushkin, 1799-1837)那樣“友好地分手,說一聲再見”還真的很難。但許多年後的某一次同學聚會,許多年後的某一個月光迷離的夜晚,驀然回首記憶裏的燈影,悄然注視着你誇誇其談的女孩還在情感的河灣裏停泊着她那份專注,只是流逝的歲月有如風聲,稍縱即逝的愛像雨中的茉莉花,終是經不住清冷的風霜雨雪。
  茉莉花香是能兼容許多雜念的,包括面前的茉莉花茶。初戀的情人就在面前,容不得你佔便宜的慾望被自私泡醒,如果她的生活比你想像的還要完美,那麼,你得用茉莉花一樣高潔的祝福,讓她懂得你對她的愛還是那樣純潔,就像與茶香滲透一起的茉莉花香。如果她的生活不盡人意,或多或少有些殘缺,那麼,善良的種子就該種在你的心上了,那樣,你約她出來,或許正好幫她一把,或許能讓她渡過一個難關呢。


金銀花茶

  與朋友喝金銀花茶。金銀花在雲南的山山嶺嶺都能看到它頑強的生長。金銀花又名“銀花”,古書說過這樣的話,“朝為金而暮為銀”,所以金銀花又叫雙花,二花,鴛鴦花。因其根系發達,經冬不凋,所以又被稱為“忍冬花”
   金銀花有一定的藥用功效,能預防流腦,乙腦,治療腫痛,是清解暑熱的好藥。加在茶裏,不僅是利用其藥理的一面,還因為以它的金色與銀色可張揚一種視覺上的愉悅,當它在綠茶裏浮動,沸騰的水衝開微閉着眼睛的金銀花,剎那間的花香便讓人回到滇西一座座大山上,仿佛面對正在採集着金銀花的鄉村少女,仿佛聽到一支支被金銀花染香的山歌。
   在茶葉裏加入同樣鮮香無比,卻有降血壓清良解毒作用的金銀花,自是有它的妙處。朋友之間,有時會為利益發生不必要的衝突,可能為一些不必要的誤解鬧得不可開交,這時喝一杯金銀花茶,意味着雙方都有一種責任用金銀花良性的苦味為自己的過錯“醒水”,為自己過熱的頭腦清靜,為自己上火的利慾降溫,為自己浮躁的衝動降壓,為自己自私的毒瘤消腫。這樣的茶是該請朋友喝。
   在滇西的一些鄉村,每年九月重陽節,老人們都會相約到一塊,泡製着一定摻上了收穫在七月間的金銀花的茶。那是特別的飲品,儘管那些茶與那些金銀花都是滇西山間隨處可採的東西,卻被端到了重陽節的餐桌上,成為招待客人的上品茶飲,問題不在於金銀花茶的藥用,而是有一個植根於滇西山鄉的傳說在起着至關重要的作用。人來世上,草木一秋,人不外乎是一棵有一點點思想的草罷了,那麼短暫的一生,難免有這樣那樣的失誤和缺點,而金銀花在當地人們思想裏就是解除失誤的靈丹妙藥,把它加入茶中,便成了解除痛苦的瓊漿玉液。


玫瑰花茶

  與老婆喝玫瑰花茶。這是一種爛漫的想法,愛人從初戀的少女走入現實主義濃重的結婚請柬,與你組成社會最基本的細胞,見到鮮花便想到白菜,見到玫瑰也只可能想到女兒的笑臉,這樣的轉折,注定了你的婚姻真的實際而具體,你得承擔許許多多與柴米油鹽相關的家務瑣事,稍不留心,愛的五彩色澤便會被平常的人間煙火熏淡,如不珍惜,再信誓旦旦的感情也會在流逝的歲月中走失。但是愛情並沒有因為這些而降下它應該爛漫的旗幟,也只有給婚後的愛情添點激情,也才能走過婚姻的不適期。
   玫瑰茶在相約着愛人出去戶外的時候,就成了一章非常爛漫的詩篇,就成了一杯泡着激情的汁液。這不是筆者主觀臆想的結晶,翻開資料,就會知道早在明代錢椿年編,顧元慶校的茶譜中就對其有詳實的記載。玫瑰花原來有一個非常讓人不解卻又會在剎那間恍然大悟的名字,叫做“徘徊花”。花中富含多種揮發性的香氣成分,是食品,化妝品香氣的主要添加劑,也是茶葉進行窨花的主要原料。
   如果有條件,泡製玫瑰花茶的玫瑰是最好自己與愛人一同採摘,當你將色澤鮮豔紅潤,含苞初放的玫瑰採下拆瓣,揀去花蒂,花蕊,把一片片淨花瓣進行窨製工序,那麼,在未品嚐到玫瑰花茶之前,你已經知道愛情也有這般滋味。
   而當你與愛人端起透明的玻璃鋼化杯,看到你親手採摘的玫瑰花向你微笑盈盈地浮動着的時刻,你便知道結婚其實是讓愛情安穩地進入聖殿,而不是進入可怕的墓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