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觀書和聽書

陵兮

 

  我最喜歡到爸爸的書房“看看”那好多,好多的書。我只要看見那滿屋的書就會莫名的歡喜,連“書名”都唸不出來的我,卻記得幾本書:古文觀止三國演義水滸傳等;還有好多的“大”字典:漢英,英中,辭海,辭源及我的小學生字典。我期望有一天,能像爸爸那樣翻開那些書能看得懂,也會去用那些大字典。
  爸爸常常講故事給我們聽,我尤其喜歡聽他用鄉音重的廣東話講那綠林好漢李逵,用那“沙煲似的拳頭”一拳就打退了敵人…爸爸生動的描繪使我樂得格格大笑。媽媽常背誦唐詩,其中有:“漢皇重色思傾國,御宇多年求不得,楊家有女初長成…”那四川,貴州腔背頌,加上她的註解我從小就聽到楊貴妃之悲艷及賜死馬槐坡的故事。家中掛的“前出師表”係岳飛題的湘繡作品,我簡直無法看得懂那龍飛鳳舞的筆蹟,但卻聽得懂岳飛精忠報國之誠,諸葛亮扶持劉備及阿斗之義。
  鄰居的李叔叔好會講鬼故事,我及附近幾個小孩每每在傍晚都圍着他聽故事,多佩服李叔叔有那麼多的故事,使我們又害怕,又想聽。稍長才知他“擺龍門陣”的來源是聊齊誌異呢!
  有一回,爸爸和我們查字典找“cheese”這個字,找了好一會兒,終於找到了中文解釋“乳酪”,我和弟弟相覷,仍然不明白;直到我們用cheese抹了饅頭吃,才知道那怪怪有羶味兒的東西就叫“乳酪”呀!
  童年的好奇心仍然驅使着我去看,去聽,去嚐試,以增廣見聞,以闊展人生。
   我好喜歡神學院的圖書館,那拾萬冊的藏書洋洋大觀,樓上,樓下及地下室,還有數不盡的雜誌都有條有理的放着任你翻閱。最近到過明州北田聖奧立夫大學十餘天,每天我都流連於圖書館,除了尋索我要的資料外,有時我會按着書一行一行地走一遍,看着那書卻有莫名的興奮。這次,我找到第一本刊印的安徒生童話,那些插畫,印刷及用詞使這些熟悉的故事變得有點陌生,我才明白時代的差距及使用大眾傳播媒介的不同哲學。再一次,我停筆起身在書中徘徊,我找到了教育家杜威(John Dewey, 1859-1952)鮮為人知的一本愛情故事,其中有許多他寫的詩及他的這段情…而杜威之教育理論影響之大,以及他個人之情感生活似乎風牛馬不相及,但這些故事卻真實的記了下來。
  我繼續看書,翻書,我找到了馬丁路德全集五十五卷,那兒有不同的版本,有原文(德文),其他語文譯本,但卻沒有中文本,好在我會點英文,否則沒法用這套書了。我在查看新約註釋之時發現了很激盪心靈的故事:馬丁路德在1521年至1522年間,只用了一年的時間,他一個人把二十七卷的新約聖經從原文希臘文翻譯成德文。他的目的是希望他的同胞,每一個人都能用自己的語文讀經,去明白真理…當然,馬丁之才華甚至連他的仇敵都讚嘆!我看完了這段之後,久久不能自已,我流淚祈禱:“神啊,這麼好的書,這麼好的信息,求你給我們華人也有這樣的熱忱和感動,把這套全集五十五冊翻成中文,讓人人都可隨手取而讀之!主啊,只要你垂聽,你感動…馬丁一人一年譯聖經二十七卷,我們華人難道不能三年的時間翻譯他的著作五十五冊?…”這似乎是個狂想,但為了中國十三億華人,再加上海內外,好多的華人,這貢獻將是超時代,超距離的另一段故事,要我們去繼續完成。
  我深覺得這次觀書聽書,成為用書之動力,去實現這個看來似乎是不可能的“夢想”!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