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彩雲之南 茶飄香

許文舟

 

茶葉變成貨幣的通道

  種茶幾百年的雲南鳳慶,光自己吃是吃不完的,茶葉要上市變成錢。在當今就是拿到自由的集貿市場上,但在幾百年前得通過一條茶馬古道輸送出去,才能找到銷售市場。不能不理一理一條“順下線”的茶馬古道,不能不理一理由這條茶馬古道繫着的茶史。


徐霞客

  明崇禎12年(公元1639年),年已五十三歲的大地理學家徐霞客(1587-1641),不遠數千里之遙,前來雲南考察。八月秋高氣爽的時候,來到滇西順寧(今鳳慶縣)境內,他順着一條下關到順寧的逶迤小路,來來回回地走着,讓他感興趣的不是這裏樹木茂密的山崗,不是這裏水流湍急的大河,不是這裏眉清目秀的山妹子,也不是這裏一山對着一山對唱的山歌俚曲。一位梅姓老人用太華茶招待他,把茶放進土茶罐,在文火下泛出絲絲縷縷純正香味,再倒入開水,一掂一抖,起起落落。茶水倒入茶碗中,品起來苦後泛甜,清新甘醇,解暑消渴,讓大地理學家不能忘懷。
  從鳳慶縣城經魯史古鎮到下關,是一條老得不能再老的茶馬古道,路基大多下陷,石塊踏成深坑,加上現代交通的發展,已很少有人走了。順寧府存在的1913年以前,鳳慶曾經是這一帶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鳳慶有此地位,是由於這裏種茶歷史悠久,素有茶鄉之稱,是茶馬古道上的重要茶產區之一,馳名中外的“滇紅”茶就誕生在這裏。因而這一地區的發展變遷,就與茶業的發展和茶馬古道的變遷緊密相聯。三百多年前的鳳慶已形成了交易自由市場,大理,下關,麗江等地的茶商前來採購毛茶。幾十匹騾馬為一隊的數十隊馬幫,來往於順寧和下關之間,為各地茶商運輸茶葉,由此帶動鳳慶茶業的迅速發展。鳳慶茶葉的運銷,是由馬幫完成的。一條五六尺寬的古道,維繫着鳳慶與下關以至西藏的交通,源源不斷地把鳳慶優質茶原料送出外地。茶馬古道在我的老家詩禮身邊橫過,老家的茶因此也得益於這一條上了年紀的路。現在,仍然可以在踏凹下去的青石板上讀到逝去的馬蹄聲。鳳慶的茶葉從“順下線”到達大理白族自治州和麗江地區,再由香格里拉進入西藏,直達拉薩。


滇紅金芽

  有的還從西藏轉口印度,尼泊爾,是古代中國與南亞地區一條重要的貿易通道。我的祖輩每採三片茶葉中就有兩片流進“茶馬古道”。雲南人不能老指着歷史的輝煌過日子,茶葉要發展,茶農要生存,而且要生存得好,步入小康的道路,如今的艱難恐怕不比當年把茶葉從茶馬古道上賣到外面容易!茶葉生產競爭是十分激烈的,如何提高單產,在品質上作文章,是一個新的問題。現在,雲南人已經把茶葉做到國外,在西部非洲的馬里共和國(Republic of Mali),一個滇西縣級茶廠的老總以中國專家組長的身分,把雲南茶本帶到那裏,接受了撒哈拉大沙漠的考驗,成功地種下了一百公頃。茶是友誼的介質,又是經濟的支撐點,儘管這些年咖啡的擴種,國外飲料的衝擊,但在雲南這片紅土地上茶葉仍然是一個支柱產業。鳳慶縣人民政府為感謝茶葉帶給茶鄉人的幸福,在1991年三月五日首次舉辦了盛大的茶葉節,到現在已經是第十三屆了。人們還在為茶葉歡歌,為茶葉慶典。

茶香:一個科研文化的永恆主題

  生產茶葉的人們,也是茶文化的創造者。在鳳慶縣,茶在賣錢的同時,也豐富着人們的文化生活。從出生要用茶葉水替嬰兒漱口到死後要用茶葉水給死人淨身,從娶媳婦要用茶作首禮到客人來臨要用茶當酒的習俗,是最普通的茶俗。而三道茶,苦米茶,罐罐茶又是茶文化的傳承方式,一片山間的綠葉竟是這變化無窮的茶文化禮數的媒介,不能不嘆服茶的神奇。當我從茶技校學成畢業,回到故鄉,為老茶樹動手術,給老茶園坡改梯,完成一系列的工作之後,又不得不離開茶樹,到只需要握着茶杯發表茶的演說的城市,在各級茶葉機構上報的報表裏感知茶的生長,茶的發展。老家的茶園,經過政策性的扶持,先後增加投入,改良品種,讓老百姓已失望的產業出現蓬勃生機。與此同時,鳳慶縣還把茶葉深加工作為茶葉這一產業的一個重點課題加以研究,先後引進印度的CTC紅碎茶系列設備,一邊進鮮葉,一邊出精品,再加上深厚文化底蘊的外包裝,把一片土生土長的茶葉通過註冊商標等形式引入市場,引入競爭機制,茶葉這一古老的產業不僅沒有落伍,而且還佔據着主導產業的地位。
  茶在加大包裝力度的同時,權威檢測機構卻從一些成品的茶葉中檢測到了農藥的殘留成分,而且這個成分一直在增加,隨着化肥與農藥的大量投放,茶葉這一國飲當然地受到了不利的侵害。端起茶杯,面對隨之泛起的芽葉,心也隨之泛起許多並非杞人憂天的思考,在提高單產與增加品質的方程式上,我們當如何演算出最佳模式,尋求出一條中國茶葉生產路子,教給千千萬萬種茶的農民?在綠色消費之風勁吹的時代,茶農又要如何面對減污這個問題,才能回答新時代消費者提出的考卷?
  茶生長在彩雲之南下面的山坡,隨着一場雨水長高,隨着一支山歌走進機器裏面,讓機聲重重複複地背誦。茶香,是一種永恆的氣息,像春天的泥土,隨便哪一場風都會讓它鑽入人們永恆的記憶。而茶文化植根彩雲之南,並非導演在虛擬的舞臺上編排出來一場臨時演出。世界上沒有一種飲料附加如此豐富的文化,茶文化之所以一代代傳承,還因為最美的茶歌在彩雲裏飄蕩,是動情的茶舞在茶農心裏彩排。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