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送書的朋友

陵兮

 

  “媽媽,為甚麼我們家的書都在圖書館呢?”小女兒從八樓圖書館下來匆匆地問我。“因為媽把好些書都給圖書館,讓更多的小朋友像你一樣可看你喜歡的書!”“喔!”她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由於閱讀的興趣廣泛,收集許多不同程度,不同範圍的書;再加上專業教育工作的專業需要, 積年累月下來,真有不少的書。由於要搬家飄洋過海,所以只好割愛,送了數千本書給教會圖書館,因為那是用書頻率最多的一個地方,讓更多人去享用我的珍藏。
  話雖如此,身邊少了一些書,確實有“書到用時方恨少”的不方便,單憑記憶有時覺得不可靠,還是需要查資料。不幸的是,當我在外州進修時,地庫暖水器壞了,好多書都給水泡了,孩子們救了一盒盒“乾”的書,那些濕的,泡臭了的只好扔了,我當時地身隔千里,懞然不知,只能徒奈何!
  直到有一天,我在找馮友蘭的中國哲學史翻箱倒櫃的就是找不到,再者,那幅徐悲鴻的“馬”捲軸也不見了,我急得不得了,孩子才告訴我“扔書”的故事。
  在芝加哥的幾年中,結交了許多朋友,其中有芝加哥大學的名教授馬提博士(The Rev. Dr. Martin Marty)他在芝大教授宗教及哲學四十年,加上他歷史學家的背景,神學研究之廣博,他得克林頓總統召見嘉獎而到白宮一行;芝大特為他而命名一座新建築物為“馬提博士館”。
  我認識馬博士是聽他的演講及與信義會牧師聚會的時候,但卻沒甚麼交情,直到有一次他的好朋友陸京牧師邀請我參加他們兩人舉辦的十天退修會,我才有機會真正地認識馬博士,因為在這十天中,我們十五個人除了靈修,讀書,聽講外,也有很多談話,休閒的機會。
  有一天我問馬博士:“你怎麼控制你每天的時間?我從前老以為馬提只是一個名作家,神學家,藝術家,名教授等,現在我認識你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有說有笑,又彈又唱…”
  在此後的三年中,這兩位牧師都邀請我參加他們這小型的退修會,我在這小島—威州華盛頓島上得到好多的釋懷機會,也從觀察中認識到馬提博士的成功不是偶然的。他每天八點鐘去教課,而在授課前的四小時,就是他寫作的時間,數拾年如一日。他唸神學之前的第一個學位是音樂(難怪他娶了一位歌唱,鋼琴家為妻)。
  他的學養涵蓋範圍之廣,被各界人士尊重接納為“專家”,他編寫期刊為全美宗教正典之喉舌,主持宗教電視討論節目,出版神學著作,出版攝影畫集,寫詩,寫文,公開講道及演講經常吸引好多人。
  嘩!我們每人都有二十四小時,但他的二十四小時似乎特別有“效用”。
  一次,在退修會將結束的前一天,午餐後,馬博士叫我:“Mary,我想你要在美國建立你自己的圖書館是吧?”“是呀!”我回答,“今天下午我給你廿分鐘到我的圖書館來,書架上任何的書你都可以拿,那是我送給你的禮物!”“嘩!馬博士,只二十分鐘呀!怎麼選呀?這麼多書?”我既興奮又焦急的問。“沒時間了,你看着書名覺得有趣就取下來吧!我只能給你二十分鐘,二十分鐘後,我就會讓其他人進來選了!”馬博士說,“好!那我就進去選了,選多少都可以是嗎?”“是的!”
  馬博士肯定的答覆讓我加速動作,用梯子爬上爬下,沒時間欣賞滿屋子的書,只是拿起看個書名,喜歡的就放在一邊,不一會兒我選了一大堆,出來報告馬博士並謝謝他。我一數共有八十七本英文書,這一大堆的書裝滿了我的車後箱,我更載滿了鼓勵和愛護踏上歸程。我也把“遊子”似的心思定了下來,“是的,有了這些好書,我要翻開另一頁的人生,去建立我自己的圖晝館,從這些資源中去建立我的事奉天地。”
  我衷心地謝謝這位送書的朋友,他給我的啟迪遠超過八十七本書本身的價值,讓我能歡歡喜喜地去邁向明天。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