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風花雪月大理城

李玲

 

   雲南在中國的邊陲,大理在雲南的邊陲,最美的風景養在深閨人未識。走進大理城,可約段家公子論詩比劍,痛飲白族女子手上的三道茶,或是聽下關的紛亂的風,甚或在蒼山洱海邊做一片漂浮的雲。
   一個風花雪月般的慵懶的城市,最好活在夢中,卻又能用手撫摩。

   在下關的風中撒野

   在鄉村扛着板凳到曬穀坪上看五朵金花的時光過去了,記憶裏只留下金花姑娘的模糊形象,還有曲調恬軟的“大理三月好風光”。那時就遙想,若有一天與大理邂逅,在傳說中的風花雪月之外,所有的白族姑娘是否都長着金花一般的臉龐?
   後來又神往與段氏公子在蒼山腳下比一番劍藝才情。一陽指,六脈神劍,金庸描摹了一個在俗世以外高潮迭起的武俠夢,大理段氏也行走在這夢中,宛如大理處處淡然綻放的茶花。

   五月,穿行於大理古城的街頭巷尾,風花雪月與劍光俠影都隱居何處?
   初到下關,大理的第一個“大禮”便是撲面而來然後再也無法逃脫的狂亂的風。開始不適應,發亂衣飛躲藏無處,漸而卻忽然發現,自己成了荒野中一個貪玩得忘記回家的孩子,在風中往來奔走,在風中學會享受撒野的滋味。
   蒼山洱海間,大理古城如一個無語的劍客,默然凝視着時光的遠去。南城門洞頂額一塊大理石碑上“大理”二字,蒼勁飄逸,與頂層樓簷下懸掛的匾額“文獻名邦”遙相呼應,似乎隱晦地昭示着這個劍客揮手間寒光閃過時,曾名鎮一方。
   五月天,在洱海邊上幾個殘破的帆板一側,榆樹葉子已是紛紛揚揚。和滇池相比,洱海的水似乎要清澄些許。

   周城趕集的婦女們

   船艙窗戶之外的洱海,天空灰濛濛的,絲絲小雨遠離了下關的風,感覺柔和了許多,煙雨迷離中,雲不斷變幻着各種姿態,群山忽隱忽現,岸邊白色的白族建築影影綽綽,倒立在碧綠的湖水中。間或一艘小船打破了湖面的寧靜,漁人悠閒地唱着山歌,湖光山色中,讓人以為誤闖進一幅淡淡的水墨畫……
   一條綿長的山邊小路,帶給人們的遐想永遠比可以講述的故事多。至今,蒼山山麓仍盤亙着那條青麻石鋪成,寬二米,全長六十多公里的古道。兩側由南向北分佈着天生橋,將軍洞,太和城,南詔碑,崇聖寺,蝴蝶泉等銘刻許多往事的遺跡。斜陽中,漫步其上,誰也不曾做聲,一下就入了馬致遠“天淨沙”的意境:

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
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

蒼山可愛,不僅因為古道,更因為她身在大理高處,上蒼山便可鳥瞰洱海及古城全貌。乘纜車上山,掠過茂密的松林和雜生的灌木,雲霧飄渺中,便覺得自己也做了一次神仙。

   未必有麗江的古樸和氣勢,大理古城帶給人更多溫和,平淡中更有許多驚喜,那晚悄然入城,只見街口一家服裝店門前,秀麗少女與一隻臘腸狗共舞,目光盈盈,舞步盈盈,閃光燈亮了幾次,少女只是含蓄地一直微笑着,不發一言。讓人感覺時光是凝滯的,片刻也脫不得古城的儂軟溫潤。
   寬闊的青石板路,長滿青苔的老屋,庭院裏清雅秀美的花草,街前潺潺的流水,隨風飄動的樹梢,烤乳扇的白族阿嬸,賣茶花的小女孩,一針一線在攤子上做紮染的白族阿媽…在大理原來從容與淡定最為可貴。
   當所有的鄉村都渴望戴上城市的帽子,蒼山洱海周圍的這塊地方卻試圖努力挽留一些田園牧歌的詩意。因為收留過流浪至此的一位美國遊記作家,甚至讓他的創作人生發生徹底改變,洋人街便成了外人仰慕的一隅。五月的陽光下,穿着老頭衫的洋人騎着三輪車穿行在街道上,後面是幫他推車的白族小夥;穿着吊帶衫的高大美國姑娘,背着背包在無目的地張望。
   夜幕降臨的夜晚,柔和的燈光,流水般的音樂,淡淡的花香裝飾着安靜的古城,到底有甚麼理由,南來北往的遊人踏上這塊城池,便好像變得拋卻了喧囂和浮躁,走在石板路上,沒有了離家的惆悵,只顧得聽自己的腳步在安寧的街道上發出輕微的迴響。

   三道茶:喝不透過往意境

   在大理,三道茶本來是白族喜筵上招待貴客的風俗,現在多作為民俗表演了。
   第一道茶,稱之為“清苦之茶”,寓意做人的哲理:“要立業,先要吃苦。”第二道為“甜茶”,當客人喝完第一道茶後,主人重新用小砂罐置茶、烤茶、煮茶,與此同時,還得在茶盅內放入少許紅糖、乳扇、桂皮等,待煮好的茶湯傾入八分滿為止。第三道茶稱之為“回味茶”,其煮茶方法相同,只是茶盅中放的原料已換成適量蜂蜜,少許炒米花,若干粒花椒,一撮核桃仁,茶容量通常為六七分滿。
   三道茶沖泡程序說來繁複,一般不過是三杯茶湯一敬過罷了。所謂一苦,二甜,三回味,喝過一番,卻無論如何感覺不到原有的意境了,未免多少讓人有些失望。

   懶人宜居的城市

   大理懶人,源於段氏。段譽便如是,得過且過,使上“六脈神劍”亦“何以如此,自是莫名其妙”,時靈時不靈,也不去尋根問底,確實懶得可以。
   在大理街頭,起碼有三樣東西可以懶得心頭癢:其一,吱吱悠悠的馬車,其二,暖暖洋洋的陽光,其三,鳥吧和懶人書吧。
   一個陽光煦暖的早晨,醒來拉開落地窗簾,外面是雲南高原透明的藍天,和蒼山清新山嵐滋養過的開滿鮮花的庭院,如小貓一樣蜷在柔軟的床上、養足了睡眠的人兒,心底湧上一股暖暖的感觸,深感自己沒有白活這半生。
   溫暖的陽光,蒼山頂上的積雪,透藍的天空上幾絲悠閒的雲,點綴在古城各個角落的花卉。想起那一句話:當你愛上一個地方,許是由於那獨享的瞬間。當你愛上一個人,許是由於某些特定的時刻和心情。大理慵懶的生活氣息,會讓我們以外的其他人留戀嗎?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