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參軍記(十四)

暗中的光

 

  軍人的生活跟平常人的差不多。每天起床,做運動,跑步,梳洗,吃早點,然後在七點十五分前到工作單位報到(不過,當軍的一定要守時,遲到是會被罰的)。下午四,五點放工後便返回宿舍休息。有時候為了預備視察,或有甚麼突發事情,便要超時工作。有時候要參與演習運動便派出外“工幹”。不同的,就是我們要輪流做看更的去守夜。而我們所住的宿舍和房間每一個星期則要大清潔一次。在星期四放工,到飯堂吃過晚飯後,便返回宿舍跟室友一起抹塵,洗地,用地板蠟磨亮地板,與及洗擦廁所的每一個角落─務要做到一塵不染的標準。若然星期五早上的檢察不合格,便會被記過。若再犯,便會被罰。另外,每一次被派出外參與軍事演習時,都要放棄文明世界的舒適和方便。

  有一次我被派到南加州的一個沙漠去參與軍事演習。參與這一次演習的有千多名海軍陸戰隊的成員。在暫設基地上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帳幕。有的是作辦公室,有的是作診所,有的是作睡覺之用,還有一個是給各宗教崇拜時用的。此外還有數十個戶外廁所。整個暫設基地中有兩個中型公用浴室,每一個浴室內約有四至八個噴頭。所謂公用,是男女同用一個浴室(當然不是同一時間使用。浴室在早上和傍晚被分配一小時出來單給女兵們使用)。另外還有兩,三個用鐵皮覆蓋的三角長形建築物。由於女兵人數極少,我們全都被派入住這些三角長形的建築物內。內裏只有簡陋的燈泡作照明之用。除了兩邊排列了二十多張帆布床外,並沒有其他的傢具。所以,帶來的行李只好隨便放在床邊的地上。時直冬季,才發現沙漠的冬天是如此的寒冷。在沒有風的日子,冬天的沙漠日間仍可穿着短袖衫和短褲去跑步。到了晚上,冰冷便如針湧上,使人不得不捲縮到大褸之內。


太空被子 space blanket

  我們睡覺用的被鋪是一個軍用睡袋,沒有枕頭。幸好在離開傑克遜維爾市前我到基地內的百貨店買了一張“太空被子”(space blanket)。它像一張很大而厚的錫紙,不過倒比錫紙耐用和柔軟。這一張“太空被子”是我在沙漠渡過寒夜的救星。因為若單靠睡袋,就只會整夜凍得在發抖。鄰床的女兵沒有太空被子,但她卻帶了羊毛衣,褲和帽子。她睡覺時所穿的衣服比起日間的還要多。

  演習期間的早餐和晚飯是在臨時搭建的大帳蓬內吃。午飯則是吃帶來的MREMeals Ready-To-Eat)。飯堂的食物剛煮出來的時候是熱的。可是,等我們把食物帶到桌前坐下,飯菜等都已涼了。在有風的日子,食物的口感更多了一點點沙性。雖然如此,總比起每一餐都吃MRE來得有味道。

  由於我在New River Air Station的工作單位只派出我一個文員來參與這一個演習,在沙漠的暫設基地中我要跟另外一群軍人工作──要認識新的人,適應新的辦事作風(我們負責訂講和派發士兵行軍時所需用的衣物用具)。因此也讓我遇見一位令人心神一振的人。他是我們在這個沙漠工作單位的負責軍官。每一天,他都會收到三,四封信或問候卡片。這名軍官是一個基督徒。他平易近人。在我的頂頭上司大膽的,間接的,有技巧的詢問下,我們才知道原來這些信件全都是他太太和兒女們寄來的。信內除了向他報告一些生活小事外,總離不開一大堆溫馨的慰問語。

  須知從第一天進入基本訓練營至今,我所聽到,見到有關結婚一事在軍中十之八九只有離婚的結果。若不是某某人的妻子紅杏出牆,便是某某人的丈夫在外邊拈花惹草。再不然,就是大家有不能和解的紛爭(irreconcilable differences)。總之合則來,不合則去。不禁令我想起那一句“結婚是戀愛的墳墓”的俗語。無怪乎這麼多人對婚姻懷有避之則吉的態度。可是,面前的這一名軍官臉上和語氣上都洋溢着妻賢子孝的幸福。他的樣子早已模糊不清;連他的名字我也記不起來。留下來的,是他那一份慈祥,那一種摸不着卻又很實在的滿足和快樂。

  在一次閒談中我問這名軍官他認為怎麼才算是一個成功的人生?他想了一想,說:“按着神的旨意去活,那就是一個成功的人生。”原來他幸福的秘訣就是遵循聖經的教導去過活。我聽到後心裏十分激動,因為很難得在軍隊中遇上不折不扣的基督徒。他的信仰不是掛在口邊的信仰。他的信仰,他跟神的關係是真切地,靜靜地從他的言行舉止中活出來。他的存在,確實像黑暗裏的光。

“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馬太福音5:1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