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父親節

許文舟

 

  父親節到了,兒子把一束鮮花插到我的書房,祝我節日快樂。兒子一改往日貪玩與懶散,幫我整理床鋪,並且給我泡了杯香茶。我也有父親啊,只是,這時的父親已病在醫院裏,接受着化療的痛苦。
  父親其實並不知道有這麼一個節日專門是屬於他的,六十多年的時間都在鄉下生活,這六十多年的百分之八十的時間又都交給農業,農曆中每個節日也經過他的手,只是這樣的節日又都經過他的安排變成我們愛吃的食品。城裏的老婆想到了她的父親,還沒有與我商量,就把家裏珍藏的那瓶好酒提回娘家,這倒沒甚麼,反正病床上的父親也不能喝酒,只是隻字不提我還有一個父親躺在醫院的病床上。
  兒子雖然才讀小學,根本不懂父愛具體到生活中的表現,但聽說我要到醫院裏看他的爺爺,馬上抱出那隻小貓圖案的攢錢罐,把裏面的錢全沖了出來。兒子數了一遍又一遍,然後記下錢的數字,並把錢交給我,讓我給爺爺買件禮物。見我買回來的禮物花的錢只是他拿出來的那部分,責問我為甚麼不從自己的錢包裏拿出一點,他顯然生氣了,撅着長兩顆虎牙的小嘴說:“爺爺是你的父親,今天是父親節,爸爸你也該拿出一點錢啊,你不是給我講爺爺小時候如何如何愛你的故事嗎?”
  看着兒子認真相,我只好也拿出錢,在左家飯店訂了一桌菜,準備等下班後請回父親一同去吃。兒子一高興,就向我要錢,說是預支下星期的早點錢,我只好抽出20元,想把他打發出去。可兒子總是說不夠,“爸爸,下星期要統考,你得給我補補身體吧,就再加10元怎麼樣?”我又抽出10元,才得到已被兒子藏起來的摩托車鑰匙。
  下午晚餐的時間,我去醫院接父親回家,準備一家人團團圓圓地坐到餐桌邊。打了老婆電話,回答在她娘家,氣就不打一出來,再到醫院的時候,父親已經吃了飯,飯是在醫院食堂打的,一見到我,父親就一臉高興地對我說:“你吃飯了沒有,今天醫院裏改善伙食,說是甚麼節日呢,有兩個菜是免費贈送的,我去打一份給你。”父親說着就要從床上起來,我按住他,心裏酸酸地難過,眼淚差一點掉下來。
  我沒有給父親說備了飯菜的事,只當自己不知道還有這麼一個父親節,我回到家裏,約上兒子,兩個人面對一大桌菜飯,根本無法吃下。
  兒子自習去了,我一個人坐在家裏的沙發上,有心無意地看着電視,突然,電視臺點歌節目裏播音員說出了我的名字,接下來一看,字幕上打着“病中的爺爺,這是父親給你點的歌,祝你節日快樂。”接着一首是“父親,這是我給你點的歌,希望多陪陪爺爺,同時祝你節日快樂。”
  我不知道說甚麼,其實,此刻我已經說不出甚麼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