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問與答

不要怪挪亞

 

有人指聖經說,神咒詛有色人種,賜福白人,真的有這種事嗎?

 

  當然沒有。
  聖經是神的啟示,絕不會有種族歧視的教訓;但人有一種藝術,會把自己的意思解釋進去,講“這是神說的”,“神的話如此說”,其實是人造出的“神話”。其中之一,是“含的咒詛”。
  事情的起因,是在洪水以後,挪亞成為復新的大地主人,在地上種葡萄園,醡出的葡萄汁過多,缺乏冰箱或真空收藏的技術,自然變成了酒。(不信你試看,結果也會相同。)挪亞喝醉了酒,赤身躺臥睡去;挪亞三個兒子中的含發現了,出去告訴他兩個弟兄;閃和雅弗就拿了衣服,倒退着進去,遮蓋父親的赤身。
  挪亞醒了酒,知道發生的事,

就說:“迦南當受咒詛,必給他弟兄作奴僕的奴僕;”又說:“耶和華閃的神,是應當稱頌的!願迦南作閃的奴僕。願神使雅弗擴張,使他住在閃的帳棚裏;又願迦南作他的奴僕。”(創世記9:20-27)

  經過了四五千年之久,到了十九世紀,白人興盛起來。有的白人說:“啊哈,原來我們侵略黃人,奴役黑人,都是聖經的應許!”還有比這更方便的根據嗎?
  他們以為雅弗是白人的祖先,閃是黃人的祖先,含是黑人的祖先。既然這樣,黑人被奴役是“天命”啊!不僅可以心安理得,還近於替天行道呢!
  如果神的話被這樣解釋,利用,還有甚麼話好說?
  黑人真該被奴役嗎?白人是從甚麼時候富強的?在十六世紀以前,沒有誰找到這樣的根據;只是到白人得勢了,才說這種話,說得聲音也自然很響了。
  在聖經歷史中,埃及(麥西)及非洲地區,原是文明古國,世界歷史早有記載;從亞伯拉罕時代,埃及文物即傲視世界;司提反見證“摩西學了埃及人一切的學問”(使徒行傳7:22),當然不會是腹笥甚儉的稱許;河馬史詩中的英雄奧德修,就說到埃及醫藥的進步;現在世界通用的時計,以六十進位,也是從埃及來的;如果不數典忘祖,連基督教早期的大哲學家奧古斯丁,也是非洲人。
  十九世紀,所謂“顏面角”的假科學,以為額頭向後傾斜度大的人,是智商低的表現。那只不過是為歧視黑人的假設。至於“含的咒詛”其說法,是說世人要從閃族出來的基督得救恩,住在他的帳棚中得庇護;而迦南(基遍)人在聖殿中服役。
  在耶穌被釘十字架的時候,非洲的“古利奈人西門”(路加福音23:26),有為主代背十字架的光榮;在教會初建立的時候(使徒行傳11:20),非洲的古利奈人,於開荒佈道有分;更不必說腓利向非洲的埃提阿伯太監傳福音,開福音之門了(使徒行傳8:26-39)。
  神“從一本造出萬族的人”(使徒行傳17:26),拯救人脫離罪惡,歸從主耶穌基督而得救恩,作神的兒女,並沒有分別。人怎可因膚色不同,對人歧視呢?那更不是信主的人所該作的。
  聖經不是侵略的工具;挪亞的方舟,代表基督救恩的起源,決不是種族歧視的借口。(文中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