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清爽的高地喀納斯

金明春

 

  新疆的喀納斯,是一片純淨,美麗,清爽的高地。
  這裏有草原,森林,湖泊。
  面對草原,我想起了達摩達拉的一句話:只有可以自由享受廣闊的地平線的人,才是世上最快樂的人。
  草原在打開人的視野的同時,也打開了人的心靈。“藍藍的天上白雲飄,白雲下面馬兒跑。”是畫上的草原,是天上草原。
  草原的綠色很養眼,也溫潤人的心。這裏是最高的草原,是天堂草原。
  森林,讓喀納斯陷入神秘。深沉的喀納斯,讓我仰望,使我沉思。白樺林,一定生長着美麗的傳說,一定隱藏着動人的故事。


月亮灣

  臥龍灣沿喀納斯河北上約一公里,你會在峽谷中看到一藍色月牙形湖灣,那就是月亮灣。月亮灣會隨喀納斯湖水變化而變化,是鑲在喀納斯河的一顆明珠。美麗靜謐的月亮灣,使人心醉。


喀納斯湖

  喀納斯湖是一座典型的冰蝕湖,它狀如彎月,它雋美多姿,湖水清冽。清晨湖面清煙縹緲,正午銀粼閃爍,傍晚夕陽映照水面,水天一色。在喀納斯的周圍峰巒疊嶂,峰頂白雪皚皚,山腰林木蔥翠,山坡綠草如毯。這是夢境?還是世外桃源?它美得讓人忘我,美得讓人懷疑自己看到的是否真實。青山倒映水中,更添水色斑斕。群峰夾抱之間,喀納斯湖如玉帶蜿蜒飄拂。


  在喀納斯,有一個圖瓦部落,這是一個人口極少的部落,居住在一個幾乎與人隔絕的清涼高地。他們以狩獵放牧為生,住的是小木屋。喀納斯圖瓦村居民是自稱是蒙古族的圖瓦人。圖瓦人村落是蒙古族圖瓦人生活的村落。圖瓦亦稱“土瓦”或“德瓦”,“庫庫門恰克”。圖瓦村位於喀納斯湖南岸二至三公里處的喀納斯河谷地帶,周圍山青水秀,環境優美。圖瓦人歷史悠久,早在古代文獻中就有記錄。隋唐時稱“都播”,元稱“圖巴”,“禿巴思”,“烏梁海種人”等。有些學者認為,圖瓦人是成吉思汗西征時遺留的部分老,弱,病,殘士兵,逐漸繁衍至今。而喀納斯村中年長者說,他們的祖先是五百年前從西伯利亞遷移而來,與現在俄羅斯的圖瓦共和國圖瓦人屬同一民族。圖瓦人保存着自己獨特的生活習慣和語言,圖瓦語屬於阿爾泰語系突厥語族與哈薩克語組相近,因此圖瓦人均會講哈薩克語,與現在的蒙古不同。現在的圖瓦人學校基本是普及蒙古語。在生活習慣方面,圖瓦人除歡度蒙古族傳統的敖包節外,還有當地的鄒魯節(入冬節),漢族人的春節與正月十五元宵節。圖瓦人信仰佛教,但薩滿教對他們的影響也較深。圖瓦人是一支古老的民族,以遊牧,狩獵為生。近四百年來,定居哈納斯湖畔,他們勇敢強悍,善騎術,善滑雪,能歌善舞,現基本保持着比較原始的生活方式。圖瓦人的房屋皆用原木築砌而成,下為方體,上為尖頂結構,遊牧時仍在蒙古包。

  喀納斯圖瓦村與喀納斯湖相互輝映,融為一體,構成喀納斯旅遊區獨具魅力的人文,民族風情。
  幾乎近於原始生活的圖瓦人在喀納斯,這又是喀納斯的神秘之處。
  他們是幸福的,因為純淨。純淨的生活,純淨的勞作,純淨的心靈。
  我似乎是沿着一個時光隧道,步入遠古。
  圖瓦人,擁有的是陽光,擁有的是單純,擁有的是美好,擁有的是幸福。
  我沉浸在遠古自然的芬芳之中。
  幸福,洋溢開來。
  圖瓦村小而寧靜,寧靜得使人心醉。森林之中,有熊,有狼,但這些並不會影響圖瓦村的祥和。也許,這些動物們知道圖瓦村的善良,於是他們和諧相處。這是多麼祥和的幸福的生活啊!


圖瓦人

  一個圖瓦女人,在一個深冬裏,發現一隻狼崽,一隻幾乎凍僵的狼崽。她把它抱回小木屋,精心餵養,狼崽慢慢長大了,並沒有要離開小木屋的意思。就這樣,小木屋裏,便有了一隻狼。曾幾次,小木屋的主人遭受風雪,是這只狼出去給他們帶來食物。小木屋的主人救了狼,狼也救了小木屋的主人。我們無法想像,狼和小木屋的主人用一種特殊的方式交流,聲音,眼神。其實,他們是用信任,是用愛來交流的。
  有一位圖瓦老人,會吹奏一種圖瓦人自製的笛子。這種笛子至今還沒有第二個人能夠精熟吹奏。這種笛子用的是全身的氣流來吹奏。笛音有着古樸神韻,如山中風動,如奔流水聲。那是生命的聲音。
  一個二十多歲的姑娘走出小木屋,臉上有着陽光留下的痕跡,眼睛因純淨而明亮。她熱情的和我打招呼,清純的臉上洋溢着世界上最乾淨的微笑。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