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烏鴉的另一面

亞谷

 

  人都喜歡聽好話,不喜歡聽壞信息。其實,這些所謂“壞”的信息,只是真實話,沒有加上裝飾,也就是逆耳的忠言。

  中國人有“鵲鳴吉,鴉鳴凶”的俗語。烏鴉的叫聲,並不能算得悅耳的音樂,加上一身烏黑的顏色,看起來也不悅目,所以難能討人歡喜。
  古時希伯來的先知,也是這樣。他們作神的使者,是不容易的事。傳達上面來的信息,為要勸勉,督責,警戒人,遵行神的旨意。有的時候,聽的人不接受信息,反遷怒於信使,就迫害先知;這樣,他們就要受苦,甚至得預備犧牲。
  北國以色列的王亞哈,是一位喜歡窮兵黷武的獨裁者。他定意要炫揚國威,在歷史是留名,就聯合猶大王,去反攻基列的拉末。一大批逢迎君惡的假先知,就順着王的意思講好話。只有米該雅一個先知,知道所事奉的是誰,傳神的信息,所以亞哈心裏早就不喜歡他。

約沙法〔猶大王〕說:“這裏不是還有耶和華的先知,我們可以求問他嗎?”以色列王〔亞哈〕對約沙法說:“還有一個人,是音拉的兒子米該雅,我們可以託他求問耶和華。只是我恨他;因為他指着我所說的預言,不說吉語,單說凶言。”(列王紀上22:7,8)

  他得到神的指示,知道那將是亞哈在世最後一次的征伐,不能夠活着回宮。他就照講實在話。
  王御用的太監先知,怕他得王的信任,就上前打他。王以為這人不僅不識時務,不愛國,且會影響軍心;生他的氣,顧不得講甚麼人權,甚麼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公然下令虐待他。

以色列王說:“將米該雅帶回,交給邑宰亞們和王的兒子約阿施,說王如此說,把這個人下在監裏,使他受苦,吃不飽喝不足,等候我平平安安的回來。”米該雅說:“你若能平平安安的回來,那就是耶和華沒有藉我說這話了”;又說:“眾民哪,你們都要聽!”(列王紀上22:26-28)

  誰都該想到,一位貪污恣肆,侵奪民產的王,會鼓吹起“愛國”,似乎是意外的事。但亞哈的宮廷裏面,沒有人願意講真話。只有米該雅,不想升官發財的米該雅,不討人歡迎,只求主喜悅。


范仲淹

  宋朝的名臣范仲淹(989-1052),是位忠君愛國的君子。他天性不改的愛主,不怕得罪人,講真話。
  范仲淹的名言:“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表明他不自私的原則。他不是貪污的人,也不是顧惜自己,求明哲保身。當然,難免會遭人妒忌,在朝中是不受歡迎的人物。
  他因此就變節改行了嗎?不!別人或許不一樣,但那不是范仲淹。
  他讀了梅聖俞貶斥烏鴉的詩,藉烏鴉自喻以明志,不怕“折爾翅而烹爾軀”,要報主恩。他說:烏鴉並非好作凶言,而是知道時勢,預先警告主子防備,不要蹈禍亡身。他不管人能否欣賞,不怕人的誤會,雖然明明知道:“告之則反災於身,不告之則稔禍於人”,還是決定“雖死而告,為凶之防”,叫主人得避凶趨吉。既然人家不歡迎,為甚麼不靜默?閉嘴不講話,那不就平安無事了嗎?雖然危險,還是要講的,“寧鳴而死,不默而生”!這股拗性兒,不惜以身殉道的精神,實在可佩。他自比孔子的不合時宜,不見容於朝,而周遊列國;孟子的善養正氣,沛然而不屈。
  今天,不論是政壇,是聖壇,都需要這種人,這種值得活的人。

靈烏賦  范仲淹

梅君聖俞作是賦,曾不我鄙,而紀以為好,因勉而和之,庶幾感物之意同歸而殊塗矣。

“靈烏靈烏,爾之為禽兮,何不高翔而遠翥?何為號乎於人兮,告吉凶而逢怒?方將折爾翅而烹爾軀,徒悔焉而亡路。”
彼啞啞兮如愬,請臆對而心諭:“我有生兮累陰陽之含育,我有質兮慮天地之覆露。長慈母之危巢,托主人之佳樹。斤不我伐,彈不我仆。母之鞠兮孔艱,主之仁兮則安。度春風兮,既成我已羽翰;眷庭柯兮,欲去君而盤桓。思報之意,厥聲或異;警於未形,恐於未熾。知我者謂吉之先,不知我者謂兇之類。故告之則反災於身,不告之則稔禍於人。主恩或忘,我懷靡臧。雖死而告,為凶之防。亦由桑妖於庭,懼而脩德,俾王之興;雉怪於鼎,懼而脩德,俾王之盛。天聽甚邇,人言曷病。彼希聲之鳳皇,亦見譏於楚狂;彼不世之麒麟,亦見傷於魯人。鳳豈以譏而不靈?麟豈以傷而不仁?故割而可卷,孰為神兵?焚而可變,孰為英瓊?寧鳴而死,不默而生。胡不學太倉之鼠兮,何必仁為,豐食而肥?倉茍竭兮,吾將安歸?又不學荒城之狐兮,何必義為,深穴而威?城茍圮兮,吾將疇依?寧驥子之困於馳騖兮,駑駘泰於芻養。鵷鶵之飢於雲霄兮,鴟鳶飫乎草莽。君不見仲尼之云兮,予欲無言。累累四方,曾不得而已焉。又不見孟軻之志兮,養其浩然。皇皇三月,曾何敢以休焉。比小者優優,而大者乾乾,我烏也勤於母兮自天,愛於主兮自天。人有言兮是然,人無言兮是然。”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