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一般啟示與特殊啟示的分野

凐瀅

 

  許多年前,我主編論壇副刊時,曾收到散文作家琦君寄來一篇文章,文中談到她看到夕陽西下的美麗景象,心靈為之震動,便不由自主地向上蒼跪下,心中湧現出一股感恩的情操,不能自已。蘇東坡在“前赤壁賦”中,以其曠達的胸懷,憬悟出人生的哲理;筆鋒豪縱,直抒心臆:

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

古今二人之感觸,皆筆之於書,似乎都對造物主有所感悟,可以說是一種大自然的啟示。
  有人讀了老子的“道德經”,驚嘆經中的許多哲理,均合於聖經,因而認同老子為先知,並認其所著之“道德經”,等同於聖經的真理。這種主張卻令人驚愕;或有人讀了新約福音書中主的訓勉:“無論何時,你們願意人怎樣對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對待人”(馬太福音7:12),再比對中庸中“忠恕違道不遠,施諸己而不願,亦勿施於人”(中庸第十三章)也會令人聯想到孔子之道等同於聖經真理。
  詩人摩西曾慨嘆人生的無常;他說:

你使人歸於塵土,說:你們世人要歸回。在你看來,千年如已過的昨日,又如夜間的一更。你叫他們如水沖去;他們如睡一覺。早晨,他們如生長的草,早晨發芽生長,晚上割下枯乾。我們因你的怒氣而消滅,因你的忿怒而驚惶。你將我們的罪孽擺在你面前,將我們的隱惡擺在你面光之中。我們經過的日子都在你震怒之下;我們度盡的年歲好像一聲歎息。(詩篇90:3-9)

同樣,“金剛經”中也有句:“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此語與摩西的詩有異曲同工之妙。
  以上所舉例中,無論是文人,詩人,哲人或宗教家,其思想與文采,多暗合於聖經,如仔細查考,類似的例證,應不勝枚舉。這並不稀奇,因為人本是照上帝的形象造的,雖然人因犯罪而墮落,但在人的良知中,仍存有對宗教的憧憬與嚮往,並是非之心。保羅在羅馬人書中便說:“沒有律法的外邦人若順着本性行律法上的事,他們雖然沒有律法,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這是顯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們心裏,他們是非之心同作見證,並且他們的思念互相較量,或以為是,或以為非”(羅馬書2:14-15)。
  放眼天地之間,神所創造的宇宙萬物,均出於神的話,都是依神的命令而造。都會對人產生一種感動;許多宗教家與哲人,在仰觀天象,俯察人寰時,都能或多或少的發現一些神創造的奧秘。並體察天心,而學究某種真理。這些真理的啟迪,都是一般的啟示,或間接的啟示,並不等同聖經。聖經所載,內容龐雜,其中有許多道德律與一般宗教及哲人的道德標準,無分軒輊;其主要差別,在於人所追求的道德理想,僅止於理想,並無能力使之實現。但聖經中的道德標準,卻能由神賜下的能力,使信者可以體現。
  聖經之與一般宗教,及倫理道德的顯著差異是,聖經中的真理為神對人的特殊啟示,或直接啟示;非同於人可以自行觀察,探索得來的一般啟示。而在神的特殊啟示中,最重要的是神愛世人與神救恩的啟示,這種特殊的啟示,絕非人可以憑感受,想像,探索而獲得與了解;而是要靠神直接曉諭他僕人的話語,再由他的僕人(先知),向人們作出明確地宣示。神向世人以特殊的方式,所宣示的,便是十字架救贖的真理。
  明乎此,我們便應可以清楚地劃出一個界限;凡一切憑人們想像,觀察,研究,探索得來的啟示,都為一般啟示,或間接的啟示。許多明合或暗合聖經的道理,都是好的;都可以作為宣教的引言,也都有正面的作用。毋須刻意去迴避或否定,或特別將聖經中相同的道理,另加註解或劃出界限。
  所有間接(一般)的啟示,都可以用來引述並闡揚聖經的真理;但聖經的中心真理,特殊啟示的聚焦,是基督十字架的救恩。這個真理不容混淆,不能假借。這個直接的啟示與特殊啟示,是神要用祂自己的寶血來闡明的真理,與救恩的行動,它絕對超越一切人的想像,是神獨特的啟示。任何的一般性啟示,都不能與之相提並論。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