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樊得璧的悲劇

史述

 

  有一天,在紐約有個年輕人,看到樊得璧在第五街上走過。他鄙夷的說:“他的億萬財富,換不到我對莎士比亞的知識。”說這話的,不是有名的學者或文學家,是卡耐基(Andrew Carnegie, 1835-1939)後來的鋼鐵大王,有名的慈善家。他並不是由於“酸葡萄”心理說這種話,確實是因為品性的不同。


樊得璧 Cornelius Vanderbilt

  樊得璧(Cornelius Vanderbilt, 1794-1877)是十九世紀美國最富有的人,也是當時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他是第一個私人擁有一億美元以上資產的。他以不作慈善事業有名;只在晚年有一次例外,捐過一百萬元給田納西州的中央大學,後改名樊得璧大學,這留下他的名字。
  他另外有名的,是看不起女人,和不尊重學術。
  他的父親,是貧窮的農夫和船運伕。樊得璧在十一歲的時候輟學了,到碼頭上幹活。十六歲那年,他借得父母的錢,買了一條渡船,在司泰頓島和紐約市之間載客。1812年,第二次英美戰爭,他加買了幾條船,作政府的軍運。戰後,他繼續擴展。但到1818年,他賣掉所有的渡船,受雇去給吉本斯(Thomas Gibbons)汽船公司作船長。十年裏,他學會了經營汽船的方法,自己買船,在哈德遜河口的航運,以竭力壓低票價和舒適,和同業競爭。他進一步擴展,開闢到波士頓的航線。到1846年,樊得璧贏得了“船隊司令”(The Commodore)的稱號,成為百萬富翁。
  他的客貨船運公司,繼續發展到紐奧良,並繞尼加拉瓜,到舊金山。因為值淘金熱時期,生意非常興旺。他的競爭對手,給他每月56,000元的代價,買他退出經營。
  1850年,樊得璧轉向鐵路事業。先收購個別的短程路線,逐一加以接通。到1873年經濟恐慌的時期,他的鐵路已經通達芝加哥,建立輝煌的紐約中央車站。樊得璧成為美國的頭號富豪。
  1877年一月四日,家族集合,環繞病榻,唱着衛理公會佈道呼召悔改的詩歌:“Come Ye Sinners, Poor and Needy”(罪人來吧,貧窮困苦,殘疾軟弱傷遍體),他聽過的歌聲;樊得璧離開了世界。正如聖經所說:“我們沒有帶甚麼到世上來,也不能帶甚麼去。”(提摩太前書6:7)
  他留下的財產,卻成為後人爭奪的標的,造成當時最大的爭產官司。他把遺產絕大部分給長子維廉(William Henry Vanderbilt),約9,000萬元以上,另1,100萬元分給維廉的四個兒子;年輕的第二妻子50萬;其餘女兒們30萬至50萬;不成材嗜賭的幼子康尼流(Cornelius)則為20萬政府公債,由長子代管。
  一月七日,莊嚴的安葬後,次日,宣佈遺囑。康尼流即聯合其姐妹中的一名,展開了莊嚴的遺囑抗爭。孩子們不留情的暴露父親的缺點,並加以刻畫,把老人家說成吝嗇,鄙劣,臨終前更交鬼,近於精神失常,才作出那樣違情悖理的不公遺囑。
  經過了兩年多的纏訟,仍然是維持老人的遺願。法官說:樊得璧雖然欠缺教育,但他的意志表示清楚。維廉稍為打點他的弟妹們,也就結束了。不過,在爭訟中,證詞涉及父親和繼母的隱私,抖出許多家醜。紐約時報總結說:“最特殊的是,孩子們失去道德感,揭露父親的赤身…是最為粗鄙的情況。”
  得利的是雙方的律師。而且在官司結束的時候,表現滿意,有禮貌的握手作別。
  不到三年以後,浪子康尼流的賭博劣行不改,欠債累累,在一家旅館房間中開槍自殺。
  繼樊得璧成為世界首富的卡耐基,卻善用他的財富,把百分之九十以上用作慈善事業,幫助許多人,其功效繼續流傳,擴展。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