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參軍記(十三)

更大的挑戰

 

  軍校的三個月模模糊糊的過去了。由於我成積和表現優異而獲昇一級。(一般在基本訓練營畢業的士兵是最低級的Private。我因得到徵募員的幫助,畢業出來便直接是第二級的PFCPrivate First Class)。如今在軍校畢業後便昇至第三級的Lance Corporal
  畢業前我們每人都填上一份志願表,寫上我們畢業後所盼望被派到去工作的基地。我的首選是西岸的加州,因為這是媽媽的要求。海軍陸戰隊在三藩市附近並沒有基地,但是在四,五百哩外的羅省和聖地牙哥都有,只需八至十二小時的車程便可到達。換言之,大凡有重要節日,我該可以回家跟家人一起渡過。我的次選是日本或其他海外的基地。既然不能與家人經常見面,那倒不如到外邊的世界去闖一闖,見識見識各地的風光人事。最不願意的,就是被派留在Camp Lejeune或附近的基地。因為這個地方除了樹木,農田,河和海,就沒甚麼可觀賞的。這裏也許是一個生兒育女的好地方,但是對於年輕,單身,喜愛四處遊蕩的我來說,在傑克遜維爾市(Jacksonville) 長期駐守就仿於坐牢。
  畢業的當天也是獲取軍令的一天。我那一位善良的室友很想留在傑克遜維爾市(因她的家人住在不太遠的一個小鎮內),卻被派到老遠的沖繩島去。我最不願意留在這兒,卻被派去在四,五哩外的New River Air Station。負責調派軍人的部門可能有很多原因作這樣無情無理的安排。可是,對於我們這群蝦兵蟹將而言,我們則要開始接受“軍令有時候是不可理喻”的事實。
  懷着失望的心情,我在New River Air Station繼續四年的軍人生涯;繼續去經歷“我”的改變。
  每一次當別人(尤其是非軍人)聽到我是海軍陸戰隊的女兵時,他們多會以驚訝及佩服的語氣說:“嘩!海軍陸戰隊的基本訓練是十分辛苦的。你竟可以順利畢業,了不起!”而我便有禮貌地笑一笑,說:“這都是神的恩典。因為我也不知道何來體力,毅力去應付。”(事實確是如此,到今天我仍不大相信自己竟捱過了那一段曰子。)可是,沒有說出口的卻有兩點:(一)為甚麼這些對軍隊各部門略有認識的人都是在我從基本訓練營畢業後才出現?倘若我在大半年前認識他們,我定會考慮作其他的選擇。(二)我很想告訴他們,與基本訓練營比較,餘下三年多的軍中生涯更加考驗我的意志和毅力。因為在正規軍生活中,我要面對一個在訓練營沒有遇上的,長期的挑戰──心靈孤寂的誘惑。
  曾否看過一種電影或電視的特別效果是這樣:主角或站着或坐在一處,他的動作輕微,表情呆滯,而身邊的人及事物卻快速的掠過?每一次我想起軍中生涯,都會想到自己就像這種電影特別效果中的主角。當家人及朋友,不論是在三藩市的,或是在香港的,馬不停蹄地為生活,為學業而奔波勞碌;當整個世界都在跟時間競跑之時,我卻像主角一樣,坐在北卡羅來納州某一個鮮為人知的角落在發白日夢。漸漸地,我開始明白起初神為何說:“那人獨居不好…”;體會亞當“…沒有遇見配偶幫助他”的心境。(創世記2:18-20)
  在軍隊中不是沒有人跟我說話。不錯,開始時候的確有點孤單,因為我跟絕大部分的士兵(男和女的)在思想,文化,及喜好上都格格不入。後來,時間久了,便遇上幾位可以有空時坐在一起閒談的朋友。況且,我獨處的時間不比在三藩市的多得很。差不多每一次到飯堂吃飯都有人陪伴。若然所相熟的女兵沒空,總不難遇上自動請纓的男兵。而差不多每一個週末都有男兵邀約外遊。(不過,我多是拒絕他們的好意,因為話不投機半句多。我情願獨自留在房中閱讀。)不是我有甚麼獨特吸引之處,也不是有甚麼天姿國色可言;而是,很簡單的,男兵比女兵多出很多倍的數字事實。
  問題不是在軍隊中有沒有人跟我說話,有沒有人陪伴我。問題是我“沒有遇見配偶幫助”我。我並不是一個不甘孤寂,非嫁不得的人。我連愛情小說也沒讀上幾本就已經覺得厭倦。但是當時我卻很想有自己的一個家,一個被愛被接納的安全之所;很想找到一個愛自己而又是自己所愛的人為伴。我不知道這種渴望是否全因地理所致。假若我身處三藩市,與家人同在,有好友陪伴,也許我就不會感到如此的孤寂和不安。假若此刻我是上大學而不是當軍人,也許我會為繁忙的功課而頭痛,沒空去留意內心的那一個洞。只是,此刻我確是孤寂不安。開心的時候沒有人跟我一同笑;傷心的時候沒有人給我安慰;煩惱的時候沒有人替我開解;害怕的時候沒有人給我鼓勵。彷彿從前在家人及好友中所獲得的支持,愛護和安全感如今一概不存在。不是沒有,而是不足夠去彌補心中的那個很大很大的洞。
  問題就在於此:我渴望找到一個棲身安心之處,而身邊又有不少男士願意給我一個棲身安心的家。可是,合我心意的男士中卻沒有一位是基督徒。(在軍隊的四年內,所認識的單身基督徒寥寥可數。事實上我用一隻手去數便已足夠。而他們全都是男士,真的沒有一個女的。)當時我做了基督徒不久,但是意識上知道信徒與非信徒的結合只會在婚後帶來更多的爭論和不滿。那怎麼辦呢?
  心靈裏的渴望與理性上的堅持叫我無可奈何。很多時候我覺得自己是一條大纜繩,給它們不停的拉拉扯扯。有幾次,在心靈孤寂的誘惑下,我差一點作出下嫁非基督徒的決定。救援之法就是緊記聖經的教導:“…聽命勝於獻祭,順從勝於公羊的脂油。”(撒母耳記上15:22)神這樣的要求不是因為祂專制,而是因為祂向所愛的人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他們末後有指望。(耶利米書29:11)
  心靈與理性的掙扎逼使我認真地思考聖經的教導;再一次叫我把目光從人的身上轉到神那兒去,從而經歷神的真實與慈愛。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