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男人.上帝

余卓雄

 

男人的氣質

  在我經常光顧的一家小菜館,那位女服務員害羞地問我:“先生,你是不是日本人?”我有點不快,問她道:“為甚麼你這樣問人?我哪一處像日本人?”這是我在昆明第二次被人認作日本人。
  女服務員從容不迫的回答道:“因為你的氣質,你不像一些本地人。”旁邊另一個女服務員正在收拾桌子,也插進了一句:“你有綜合氣質!”這倒是一個新名詞。我的天!我覺得我的臉好燙。
  請本地的男同胞不要生我的氣,那位小姐是說我不像“一些”本地人,並不包括你在內。
  哪些特徵是男人的氣質?難道它們只發生在日本人身上?甚麼品格構成男人的綜合氣質?我去問了幾位女士,下列是她們的“綜合”答案:
  他有幽默感,有吸引人的感性,有思想見地,誠實,溫柔體貼,清潔,彬彬有禮;他有豐富的經歷,勇敢果斷,尊重女性,扶助弱小,不粗俗野蠻,主持公義;他的生活有紀律,樂觀,慷慨,有創意,同情人……
  這年頭,我們的女士們胃口真好。
  我這幾位被訪者又自動舉出了“一些”本地人的形象:伏在桌上吃飯,喝湯作牛飲,把空飯碗推過去給太太,添飯不說“多謝”,不肯戒煙,觀點幼稚,漠視太太的需要,大男人主義,大聲呼喝,壞脾氣,打人,醉酒,賭博……
  我懇求這些女士們說:“夠了,夠了,我明白了。”
  我不想讀這篇日記的本地同胞不高興,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起初上帝創造萬物,祂說:“甚好!”唯有造出男人亞當,他便皺起眉頭說:“這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女人夏娃就是在這種情形下被造出來的,所以,女士們的忠告,不是自私,乃是出於愛。
  近來我有點害怕回到那小館子去。唉,做人難,做男人更難!

 

我不是上帝

  在白馬廟小區叫了一輛的士去北京路,路上人車相擁,水泄不通,騎單車的人都向汽車道侵入,我數一數並肩而行的單車大軍有十五行,陣容鼎盛,像在天安門檢閱一樣,壯觀極了。
  我坐的小車暫時被膠着不動,我的眼睛就向擋風玻璃下堆着的雜物瀏覽,看見一張廣告條子,上面有一行字,寫着:“駕駛員是上帝”,我失聲笑起來,對司機說:“天啊,原來你在這裏!”
  他也笑了:“這些廣告,愈來愈不像話了,有時候,我覺得自己也不如呢!現在,人人都搞洋化,上帝是西方的玩意。”
  “噢?那麼你信甚麼?”
  “我啊,我信佛。”
  “丟開上帝這個名詞不說,你信宇宙中有一個超人的主宰嗎?”
  “那當然啦。”司機同志和我談得很投機,一時忘記了我們的車在鬧市中三步一停,像個跛鴨子。
  “你知道有一家餐館叫‘你是上帝’嗎?”
  “怎麼不知道,老實說,我從來沒有做上帝的感覺。”
  人類的自私,完全是從他把自己當作上帝開始。歷代皇帝自稱天子,造反是替天行道,我們又封死人為神,看相的要告訴你過去未來。為甚麼我們不能好好把人當作人看待呢?為甚麼我們不能安分守己地做個人?
  當人把自己升高為上帝的時候,上帝反而以人的形狀屈軀下凡。約翰福音第一章18節說:“從來沒有人看見上帝,只有在父懷裏的獨生子將祂表明出來。”這獨生子就是耶穌基督。如果我們能認識本身的人性軟弱,努力去追求上帝的聖潔,那就是天人合一的美妙境界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