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奇特的母愛

李玲

 

蜣螂“不衛生的母愛”


屎克螂滾糞球

  蜣螂俗稱屎克螂,是一類十分有趣的甲蟲。它們的身體油黑肥胖,頭上長着一排堅硬的角,像個釘耙。夏秋季節,蜣螂看到地面上的糞便後,先用頭上的“釘耙”將糞便堆集起來,然後用前“腳”拍打成球形,這時雌雄“屎克螂”雙雙合作,一個在前拉,一個在後推,使糞球朝前滾,越滾越大,這就叫“屎克螂滾糞球”。糞球滾到一定的地方,雌蜣螂用頭和“腳”在糞球上挖個洞,將卵產在裏面,然後再把糞球滾到洞裏,用土蓋起來,孵化出來的幼蟲靠糞便當糧食,一直在泥土中化蛹。

 

澳大利亞蜘蛛“極端的母愛”

  嬰兒如果缺乏足夠的食物很難存活,所以母親們會不惜一切代價讓孩子吃飽肚子。澳大利亞蜘蛛在產過卵後,再也不會看到孩子們“長大成人”,因為它要躺在它們中間慢慢液化,將自己變成一種可以食用的粘性物質,讓孩子們在生命之初得到足夠的營養。這是以極端方式表達母愛的典型例子。

 

哺乳動物篇

  絹猴(Marmoset)“擬人的母愛”。在亞馬遜盆地,已做媽媽的小絹猴外出尋找食物時,像人類一樣,也將孩子交給“外婆”和“姨媽”照料。人類學家將這種非常原始的做法稱為“分派父母”,即沒有子女負擔的動物幫助照料親戚的孩子,許多動物包括蜜蜂,大象,獅子,狐猴,蝙蝠和鳥類都會這樣做。但“分派父母”並不是無條件的,如果自己有孩子需要照看,他們就不會“管閒事”了。“分派父母”這種互助方式對兩代動物都有益:成年動物可以借此順利地傳宗接代,子代動物則多了幾個關懷自己的“代理母親”。

 

  美洲黑熊“殘酷的母愛”。許多哺乳動物包括人類都會有意識地延長哺乳期,為的就是推遲下一次受孕時間,因為哺乳可以抑止排卵。加利福尼亞大學的人類學家薩拉.哈迪說:“所有哺乳動物母親都懂得最大限度地利用資源,來為自己和孩子的生存服務。”可是如果這種資源管理失敗了怎麼辦?母親在沒有準備時小生命就降臨了怎麼辦?如果嬰兒先天不足,有可能終生受折磨怎麼辦?人類在面臨這些問題時往往顯得束手無策,但動物世界的母親則會表現出一種令人吃驚的冷靜與理智——棄嬰或殺嬰,為的是不讓寶貴的資源浪費到這些“無底洞”中。美洲黑熊通常一窩生兩到三隻幼崽,如果只生下一隻,熊媽媽就會丟下它不管,因為在熊媽媽的邏輯裏,如果等到來年多生幾隻,孩子成活的幾率會大得多,因此就不願白費體力了。而一胎生下三四隻幼崽,美洲黑熊則會廢寢忘食將小熊“培養成人”。許多鼠媽媽則會對新生兒進行“體檢”,將發育不良的幼鼠一口吞下,這樣做不僅可以提高幼鼠的整體健康水平,還能給自己補充寶貴的蛋白質。

 

魚類篇

  章魚(Octopus)的“慈母”心腸。海洋中的章魚,實屬軟體動物,是墨魚的近親兄弟。雌章魚在產卵期間,真是奇妙得很,它的孵化過程要經過數個月時間才能完成。在孵化期內,雌章魚絕對不允許任何海洋動物靠近它一步,即使是自己的“丈夫”誤進它的孵卵窩,也照樣不認情非把自己的丈夫活活咬死才罷休。雌章魚不但時刻不離地撫愛着自己的卵子,而且還會精心地給予保護,並經常給卵子沖水“洗澡”。當小寶貝孵化出世後,雖很快就能自由生活到處漂遊,但雌章魚仍癡情地守衛着剩下的空卵殼,日復一日,始終不肯進食,直到自己餓死為止。

  烏魚的“母子情深”。小烏魚的母親在產下大量的小烏魚之後,因為耗盡了太多的元氣,它的雙眼會失明。小烏魚跟在母親身邊非常傷心,為了讓它們的母親身體早日恢復,趁母親看不見的時候,一條一條游入它們母親的嘴中。它的母親誤以為是其它的魚類而把它們吃掉了。當母親因為獲得很多元氣,兩眼漸漸復明的時候,當它看到自己所吃的竟然是自己的親生子女,它自傷心欲絕而停止繼續再吞食,它們的母子情深,真是令人感動。

 

海洋動物的“母愛”

  生男養女是人類的天職,亦是人們義不容辭的任務。而在海洋世界裏,水生動物的“母愛”同樣屢見不鮮。

  愛子如命的鱷魚

  海洋中的鱷魚長得醜陋不堪,且嗜殺成性。可它卻是出類拔萃的“慈母”。每當繁殖季節,雌鱷魚就爬上陸地,將自己的卵子,精心地埋在早已挖好的沙坑裏。在其後幾個月的漫長日子裏,雌鱷魚忍饑挨餓,始終寸步不離地嚴守在卵子的周圍,直到親生的兒子孵化出世,才肯離開。
  別看那兇惡如狠殘暴成性的鱷魚,它對待自己的子女非常和善,可親。失去後代是鱷魚一生中極為痛苦的事。即使當它遇到“孤兒”,也會立刻用自己的嘴巴將其叼到窩裏,並用力擠出自己的寶貴乳汁給予精心哺育,直到它們長大,才各自回到大海之中,雌鱷才開始新的正常生活和繁育後代。


滇金絲猴

  媽媽懷裏最溫暖

  滇金絲猴與自己剛滿月的孩子在一起,總要把它抱在懷裏。每次坐在地上時,怕幼仔受涼,細心的母親都要把自己的雙腳墊在孩子的小屁股下面,可謂“無微不至”。

  舐犢情深

  小旋角羚落地後,是被母親萬般慈愛地舔舐着站立起來面對這個世界的。一旦認為自己的孩子受到威脅,溫順的母旋角羚會立即把自己的武器——頭上的角對準敵人,勇敢地衝上去。

 

  在動物的世界裏面,它們的母子情深跟人類完全是沒有兩樣的,難道我們不能夠將心比心嗎?為了滿足口福之欲或是得到營養滋補捕殺殘食動物,從而造成動物朋友們的骨肉分離,難道我們人類真的一點愛心都沒有了嗎?“非典型肺炎”也許就是動物對我們人類的報復,朋友們,愛護動物吧,保護生態吧,因為我們同住一個地球。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