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奧古斯丁

余仙

 

  近二千年來,對西方世界影響最大的人是誰?
  不是轉戰沙場的英雄,不是縱橫政壇的政治家,而是非洲人奧古斯丁(Aurelius Augustine, 354-430)。他的著作,是教會正統信仰的寶藏,而且一直影響西方的思想。

讀書的效力


Aurelius Augustine

  奧古斯丁生於354年十一月十三日,在非洲北部Tagaste鎮,父親任職鎮上羅馬政府,母親慕尼加(Monica),是個敬虔的基督徒。他母親從小就帶他去教堂學道。少年時代,對於文學就很有興趣,特別熟悉維吉爾(Virgil, 70BC-19BC)的詩。
  370年,父親送他去迦太基(Garthage)去學修辭學,主要是學辯論演講,為作律師及從政的準備。到了那裏不久,只有十七歲的奧古斯丁,就與一名女子同居,他們的關係維持了十年,並且生了一個兒子,名叫亞督達塗(Adeodatus)。
  十九歲那年,讀了一本西塞祿(Cocero)的著作Hortensius(今已失傳),使他進入哲學思考的領域,探索語文與實意的關係。以後,奧古斯丁讀過聖經;不過,那未經重生高傲的心,以審判的態度讀神的話,不領會屬靈的事,反倒以為“文不雅馴”而失望。但他終不能把聖經的印痕從思想中完全抹去;聖言的光輝,在他失迷的黑暗中不時浮現。
  奧古斯丁在這靈魂的幽暗時期,在思想上他沉溺於摩尼教(Manichaeism),後又想從新柏拉圖哲學尋求智慧;在生活上則耽於肉慾。他決定放棄法律,從事文學,在迦太基教修辭學。
  377年,他參加詩歌比賽,得了獎。383年,奧古斯丁到了羅馬。據傳,他的修辭學頗有聲名,還曾給皇帝寫過講稿。那時,米蘭大城的代表,在羅馬徵選精於演講的“發言人”,職務是為他們說話;奧古斯丁被選中。
  384年,奧古斯丁到了米蘭。他的父親早已去世;那位恆常為他流淚祈禱的母親,不僅用禱告托住他,也已經來與他同住。他已經悟到摩尼的假智慧,脫離了他們;但仍徘徊在迷茫的道路,無法掙開肉慾的捆綁,十分煩惱痛苦。
  就是在那段時間,他作了那有名的禱告:“主啊,使我作貞潔的人;但請慢一步!”這顯明他的情形,正是:“我也知道在我裏頭,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作。”(羅馬書7:18,19)
  有一天,在花園裏,奧古斯丁心靈的深處,作了一番徹底的思省,覺察到自己的污穢悲慘,“經過大風暴,眼淚如雨傾流。”忽然,聽到一個小孩子的聲音說:“拿起來讀,拿起來讀!”(Tolle, lege; tolle, lege!)他起初以為是小孩子在玩甚麼遊戲;但附近沒有小孩子,也不知有這種遊戲。隨即以為那是神的聲音,走到樹下,有一本他讀過放在那裏的使徒書信,打開,眼睛落在羅馬書第十三章上面:“不可荒宴醉酒,不可好色邪蕩,不可爭競嫉妒;總要披戴主耶穌基督,不可為肉體安排去放縱私慾!”不必再讀下去,他知道那是對他說的話。就這樣,疑雲黑暗一掃而空,寧靜和光明充滿心中。

認識安伯羅修

  在米蘭的時候,奧古斯丁去到大教堂,聽有名的主教安波羅修(St. Ambrosius, 340-397)講道,並領受屬靈的教導。於敬佩他的有能力的言辭之外,在那裏的經驗,使他領悟音樂在敬拜和教導中的重要。他說:“即使你不在意領受講道,美妙的音樂,也把言詞帶進你的心裏。”
  從前的讀書人,多是書聲琅琅的誦讀。根據試驗,眼睛看書,耳朵同時聽自己誦讀,進入腦子裏,會留下更為深刻的記憶。增進學習的效果。一般說來,華人多善記憶,可能是在這習慣下培養出來的。另一種讀書方式是默讀。奧古斯丁看到米蘭主教安波羅修讀書:“眼睛注視書葉,心中研思,聲音和舌頭卻是靜止的。”這種方式,適於深入思索,可以領悟奧理。奧古斯丁也應用這樣的閱讀方式。
  奧古斯丁也很喜歡小組集體研讀。他說:“小人物一同討論偉大的事,通常可以使他們長大。”這種讀書法,可以有激發進入高深的好處;不僅能夠得知識的長進,其方法本身,就是一種教育。不過,這還要有一定的紀律,免得陷入不着邊際的閒談。
  387年的復活節主日,安波羅修主教為奧古斯丁施洗;同時受洗的,有他的朋友,和唯一的親生兒子亞督達塗。

故土的呼喚

  最歡喜的,是奧古斯丁的母親慕尼加。這位偉大的賢德母親,一生所盼望的,就是這一天。
  在她兒子有屬世的成功,看來前途光明的時候,她知道兒子是在迷途黑暗當中;作母親的她,不知流了多少眼淚,為兒子得救禱告。有一次,她去見一位主教,求她勸導浪子奧古斯丁。主教的回答說,在神的時候他會歸回。作母親的還是繼續求。主教似是不耐煩,預言般的說:“婦人,去吧!流這許多眼淚的母親,她的兒子絕不會滅亡。”
  過了不久,奧古斯丁決定歸回非洲。他和母親,兒子,快樂的三代,同着兩個朋友,一同歸去。慕尼加跟着兒子,從非洲,到羅馬,再到米蘭,在踏上非洲的土地前,慕尼加死在她兒子的臂抱中。這位良善的婦人,她的一生,好像只是為了別人活着:在丈夫死前不久,她的見證和禱告,使他從黑暗中歸向光明;是她的禱告,使她的這個兒子,成為神聖潔合用的器皿,是神給教會的賜福。
  奧古斯丁的悔改,包括實際的行動。他完全離開了從前的情婦,也為她預備了生活的費用;他自己則終身奉獻給神,專心於事奉。
  在故鄉,奧古斯丁過了三年的隱修生活,安靜的讀經,寫作。他的兒子亞督達塗死在389年。

移往希泊

   391年,他偶然訪問海港城市希泊(Hippo)。那裏的教會,主教年老,正在尋找適合的人為長老幫助;眾口一聲選他為長老(監督),像安波羅修在米蘭的情形一樣。稍後,他把在故鄉創始的修院移到希泊。395年,被選繼任主教。他在希泊事奉三十八年,直到離世。
  希泊,他居住的地方,成了一所修院。修士們一同過着簡樸的生活。奧古斯丁經常穿一襲黑衣,幾乎全是素食。很多人歡迎他的講道,有時在餐桌上也作為討論的教室。
  奧古斯丁不反對知識。他反對的是為了求知而求知。他悲嘆有學問的人不是聖徒,而聖徒卻沒有學問。他以為聖徒有了真理,也應該具備有效表達的方法,這就是修辭學的價值。他說:“不論在甚麼環境論述真理,在公眾或私下,對個人或對多人,對友人或敵人,系統的講論或偶遇的談話,寫單張,著書,或寫信,不論長短”,都可以為用。
  在讀經方面,奧古斯丁的規律,是首重實踐,以愛心行真理。透過信心的眼睛,信徒對神的話敬畏順服,如同僕人,而不是作審判官審判經文;持定神的話,靈智就得潔淨而生發愛心。他規定,絕不許討論不在場者的品格。有十位主教和許多較低的教職人員,到他那裏受教。他的影響力超越非洲,遍及西方教會。
  奧古斯丁在講道中說:“在世界上,不能找到比修院中更好的人;在修院中,也有世上最壞的人。”因此,修院的規律極嚴,其中之一,是不容許婦女進入屋內;連他自己作女修院主持的姐姐,也不例外,來訪必須有別人在場。
  奧古斯丁一生著述甚多,最重要的有:論基督教教育懺悔錄論三一真神,及上帝之城等。除了使徒以外,他是歷史上對教會貢獻最大的人。
  430年八月二十八日,七十六歲的奧古斯丁,在朋友和學生環繞下,安然離開世界,進入永恆,去見他所事奉,所愛慕的主。
  一千多年之後,奧古斯丁修會的一位修道士,是宗教改革家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 1483-1546);他和另一位偉大的宗教改革家加爾文(John Calvin, 1509-1564),在思想上主要是受奧古斯丁的啟發和影響。以後的教會也是這樣。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