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兩位世紀偉人

哲牧

 

  在美國歷史上,十八世紀的華盛頓,十九世紀的林肯,是最偉大的兩位總統。他們不僅是最偉大的總統,也是世界史上的兩位世紀偉人。
  華盛頓和林肯,除了都是總統以外,相同的地方不多。一個出身富家;一個和窮苦搏鬥。一個相當順利,眾望所歸,由統帥而總統;一個則顛厄困頓,才成為領袖。一個是率領爭取獨立的戰爭;一個是打艱苦的內戰。
  但二人有重要的相同之處,就是:極為誠實。他們二人有最好的功績,最好的影響,因為最好的品格。


華盛頓

  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 1732-1799)的誠實,是源於他從小接受誠篤的信仰。流行的少年華盛頓砍櫻桃樹的故事,是維穆斯(Mason Locke Weems,1759-1825)的杜撰,那位聖公會牧師的“敬虔謊言”,是為了推銷偉大領袖的形象。可惜,有兩個問題:華盛頓的父親,在他十一歲的時候就崩逝了;而且在他維琴尼亞的家附近,也沒有櫻桃樹。
  就任的第二天,華盛頓即以殖民地民軍統帥名義,頒令禁止軍中咒詛,發誓,及酗酒,並訓令官兵虔守主日聚會,向神祈禱。他設立軍牧,遇軍牧缺乏,必要的時候自己領會。
  他從來不誇揚自己的功績,把建立聯邦共和國的成就,完全歸於神的恩賜。他不願作王,只接受“總統先生”的稱號。
  1789年四月二十日,華盛頓在紐約華爾街的聯邦廳,就任新共和國的首任總統。他把手放在聖經上宣誓完畢,俯身恭敬的親吻聖經。這成為歷任總統的先例。然後,他率領國會兩院議員,步行至聖保羅教堂,作二小時的敬拜。
  在第一屆總統就任講辭中,他說:“祂的神聖賜福,顯明在我們的前途,祂及時的指導,智慧的判斷,是這個政府成功的倚靠。”
  華盛頓總統宣告第一個全國的感恩節:

正如所有的國家,都有責任承認全能神的福祐,順從祂的旨意,感謝祂的賜福,謙卑祈求祂的護庇和恩寵;因此,建議美國人民有一天公眾感恩禱告,共同以感謝的心祝謝全能神眾多的賜福恩庥。

  在卸任告別書中,華盛頓告誡國人說:國家興盛的兩大支柱,是宗教和道德。強盛與安全,繫於公眾的信任。不要積欠國債,戰時舉債是不能免的,但自己應負責的債務,不該推給後代背負重擔。
  他更提醒國人:“對於所有的國家,要篤守誠信和公義。培養和平與親睦。宗教和道德要求如此奉行;良好的政策,豈不也該如此?”又說:“我深信誠實永遠是最好的原則;在私人事務上是如此,對於公眾政策也正是如此。”
  美國憲法第二條規定,總統任期四年。當時人冷眼旁觀,以為像別的利慾薰心的政客,華盛頓也將會再選再連任,再連任,再連任,任期不會在生命終了前終了。但想不到華盛頓任滿之後,即不想再連任;在敦促下,勉強連任一次,八年後歸隱田園。這使舉世驚奇,以為近於聖人,也成為美國政府的慣例。(1951年,修正案XXII明文規定,限連任一次。)


林肯

  林肯(Abraham Lincoln, 1809-1865)在十七歲時,就長成身量,高六呎四吋,體重185磅。他的相貌奇特,眼睛中常帶着憂患的神情;雖然蘊有莊嚴,但看來很醜,至少他自己覺得如此。有一天,他對鏡照了以後,宣佈說:“真是醜到極點,如果我遇到一個更醜的人,定會將他就地槍殺。”
  他早年喪父,幾乎沒受過正式教育;他對文法,文學,及法律的修養,都是自學或得私人幫助得來的。
  他在伊利諾州的新撒冷,開一爿小雜貨店。他總是絕對誠實,受到敬佩。有一次,發現多收了顧客六分多錢。當晚關店門之後,他步行三哩路,送還多收的錢。有一次,在將關門的時候,作了最後一筆生意,賣茶給顧客。第二天,清早進店,發現盤上的秤碼是四分之一磅。他立即鎖上店門,把另外的四盎斯茶送去。他這樣尊重別人的權利,贏得“誠實亞伯”的稱號。
  他初次競選州議員失敗;第二次獲選為州議員,及國會議員;競選國會參議員失敗;在選舉中,他與民主黨候選人道格拉斯(StephenA.Douglas,1813-1861)的辯論,反奴役的立場嚴正,贏得全國注意。1860年,當選為美國第十六任總統,於1861年就任。
  雖然他的就任演說中,呼籲南方不要分離,但在同年四月十二日,為了蓄奴問題,殘酷的內戰就展開了。他的任期,在痛苦的戰爭中度過。
  林肯第二次就任的時候,南方顯然已是強弩之末,他自己的生命也將結束。他的演講詞,是有力量,有靈感的信息。他的結語說:

不以惡對任何人;以純愛對所有的人。在正義上堅定,如上帝所賜的辨別正義。我們要繼續奮鬥,完成正在進行的事工:纏裹國家的傷處,關顧那些應該對戰爭負責者的寡婦孤兒;一切所作的,都是為了達致並樂享公義持久的和平,在我們中間,也與萬國共享。

  牛津大學校長克爾松伯爵(Marquis George N. Curzon, 1859-1925)評論這講詞的結語,是“列於人類的光榮和珍寶…人類言詞最純的精金,不,幾乎是屬於神聖的言詞。”
  演講家卡耐基(Dale Carnegie,1888-1955)說:“這是必死的人嘴脣中所出最美好的講詞結語。”

  二十世紀是個崇尚物質,講求權術和武力的世紀。
  美國多是政客躋身總統,缺乏政治家品格的表現。在上半世紀,有威爾遜總統(Thomas Woodrow Wilson,1856-1924),是傑出的學者和講演家,高瞻遠矚和喜愛和平的政治家。後半世紀,則有卡特總統(James Earl Carter, 1924-),在詭詐不擇手段的政客群中,以“重生”的誠實福音派基督徒知名,和威爾遜一樣,傑出但不合時宜;不過,那不是他的過失,而是美國人民的過失,像羊群容易被誤導欺騙。第二十九任總統和第三十九任總統,都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威爾遜於1920年,卡特於2002年,他們的品格和成就,獲得國際的景仰,過於國人給他們的評價。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