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天人樂歌

瑞典人唱天人短歌蒙恩

蘇佐揚

 

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
耶穌肯體恤,祂是恩主,祂愛我到底,創始成終。

  1962年我首次到歐洲對歐洲人講道,我把十二首“天人短歌”的琴譜和英文歌詞,並一首“我主愛我”(天人聖歌第48首)的英文歌詞寄給一位瑞典牧師,請他試譯為瑞典文,讓我在講道時教他們唱。這位瑞典牧師於是把這十三首歌譯為瑞典文,當中他特別喜歡這首“壓傷的蘆葦”。我抵達瑞典後,和這位牧師南北奔馳,直到北極區。半路到了一個城市,這位瑞典牧師告訴我說:“今天下午我們要去拜訪一位作董事長的人,把你作的短歌唱給他聽。”我心裏想,在瑞典,人人生活舒適,身為董事長的,一定生活富裕,快樂。於是我們驅車前往。到了以後,我在那董事長門前看見他,心中甚為不安,因為他坐在輪椅上,垂下頭,似乎十分悲傷。於是我問瑞典牧師:“為甚麼他坐輪椅?”牧師說:“他前些日子自己駕車入醫院看病,住了幾天,出來時卻要坐輪椅,我也不知是甚麼緣故。”於是我們下車慢步走到他跟前,他頭也不抬;自從他出醫院而坐輪椅之後,天天暗中流淚,甚麼人來安慰他,他都不接受,整天垂頭喪氣,坐在大門口晒太陽,心中有千萬種痛苦的愁思。瑞典牧師於是給他一張印有十二首瑞典文天人短歌歌詞的歌紙,開始唱給他聽;他唱了三次“壓傷的蘆葦”,那董事長毫不動容,唱到第四次,我也一同唱。那瑞典牧師說:“這首很好的聖經短歌,是這中國人(瑞典話稱中國人為Kinesken,即英語的Chinese)作的,希望你一同唱,得到安慰。”於是我們一共唱了三次,他開始微笑了,他對那位瑞典牧師說:“我就是壓傷的蘆葦和將殘的燈火了,耶穌竟然愛我愛到底,我不應該灰心了。”我們聽他這樣講,於是再唱兩次,然後牧師為他祈禱,我們便離去。晚上我講道,他沒有來,因為他的家人不想他坐着輪椅去。
   我和那位瑞典牧師繼續北上佈道。1966年我第二次到歐洲佈道,也到瑞典,那位牧師為我安排講道的程序。我便問他:“那位董事長怎樣了?”他說:“他已經回到天家去了。不過,他自從那一天學會唱那首‘壓傷的蘆葦’短歌之後,他在家裏天天都唱很多回,而且無論甚麼人來看他,他都把那首歌唱給人聽,也請別人一同唱。別人覺得很希奇,但主實在藉着你那首短歌安慰了他,他一直把那首歌拿在手中,直到見主的那一天。”
   我聽了這見證,心中十分感動;這首短歌實在讓人得福。事實上,不只這瑞典人受感動,全世界許多基督徒也曾因這歌中聖經的話語而蒙恩。下面是這首短歌的瑞典文譯詞:

A Bruised Reed

Ror som har brutits, Krossar Han ey
Rykande veke, Utslackes ej;
Jesue Dig alskar, alskar helt visst,
Alakar for evigt, bad forst och sist.

壓傷的蘆葦 A Bruised Reed

天人頌聲 歌譜

[粵語版]
獨唱:招梁碧冕

[普通話]
獨唱:蘇佐揚

[PDF版][JPEG版]
太一二:20;
來四:15
曲:蘇佐揚

詩歌收錄於天人聖歌250首
基督教天人社出版
P.O.Box 95421, T.S.T. Hong Kong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