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十分清瘦更無詩

劉炯朗

 

  晚餐桌上,在內人韻詩面前吹噓最近為友人撰寫的幾副對聯,她半帶埋怨的說,為甚麼從來沒有為她也寫一副,在高度的壓力之下,我不敢多作拖延,衝口而出:

一縷深情猶帶韻
十分清瘦更無詩

交卷之後,沾沾自喜之餘,我不得不承認,這是偷來的兩句詩。納蘭容若有一首“夢江南”:

新來好,唱得虎頭詞,一片冷香惟有夢。
十分清瘦更無詩,標格早梅知。

可是納蘭容若這兩句詩,又是在與顧貞觀唱和時轉用的。顧貞觀的“青玉案-詠梅”是:

物外幽情世外姿,凍雲深擁最高枝,小樓風月獨醒時,
一片冷香惟有夢,十分清瘦更無詩,待人移影說相思。

詩人唱和,多數是沿用別人寫的詩的韻,但是借用別人的詩句,亦是唱和的一個方式。我們千萬不可以說納蘭容若剽竊,因為他在他的詞中已經註明了這兩句詩的出處。東晉有一位畫家顧愷之,小字虎頭,因為他與顧貞觀同姓,所以“唱得虎頭詞”就是“唸姓顧那個人所寫的詞”的意思。(對一般人來說,這實在是用典偏僻了。)顧貞觀詞中寫的是梅花,納蘭容若的詞,可以說是描寫顧貞觀寫的詞,也可以說是描寫顧貞觀的人品個性。唱和之樂,在字在句,在字裏行間,躍然流露。
   晏殊有一首“臨江仙”:

夢後樓臺高鎖,酒醒簾幕低垂。
去年春恨卻來時。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記得小蘋初見,兩重心字羅衣。
琵琶弦上說相思。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

其中“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兩句,渾然是一幅美麗的圖畫,也是膾炙人口的名句。這兩句詩原出自翁宏的“春殘”:

又是春殘也,如何出翠帷。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寓日魂將斷,經年夢亦非;那堪向愁夕,蕭颯暮蟾輝。

也是借用別人佳句的好例子。
  幾年以前,我為周玉菀女士寫了一副對聯:

廿四橋頭,問如玉何處;
十三花信,在荳菀梢頭。

上聯出自杜牧“寄揚州韓判官”“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之句;下聯出自杜牧“贈別”“娉娉嬝嬝十三餘,荳蔻梢頭二月初”之句。我的一位朋友看了說,你唯一的貢獻就是一個“問”字而已,但是這個“問”字還用得不錯。我仔細想了一下,這個“問”字也是偷來的,在我的記憶中,柳永的“雨霖鈴”中有“問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之句,隱約就是這個“問”字的來源。(其實,後來我查了別的版本,都作“今宵酒醒何處”,沒有這個“問”字,也可說是當年錯打,今天錯着了。)
  文學也好,科學也好,甚至為人處世,處在古人浩瀚的智慧和經驗累積之中,耳濡目染,沈浸濃郁,去蕪存菁,含英咀華,進而心領神會,揮灑自如。以古人為師,與古人為友,不亦快哉。

(原載於聯合報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