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信條與信用卡

雅閣

 

  “信條”(Creed)這個字,是源於拉丁字Credo,有相信,信任,宣認信仰的意思,因為開始說“我信”,是最初的基本信仰教導,在聖經和教育都不普及的時代,確有其價值。
  同一個字衍用最普遍的是“信用卡”(Credit Card),實際上是欠債卡,並不能表示某人的可信程度(Credibility),或難以置信(incredible)等。從字源上來說,二者“本是同根生”,應該受到相同的待遇。
  不過,稱為“信徒”的人,近世紀來,等於“信條”表示不感興趣,甚而厭惡。因為這樣的宣信,流於形式,對靈命並沒有特殊意義。而對於信用卡,則普遍使用,甚至像作廣告的人所說的:“不可出門無此伴!”
  信條與信用卡所受的待遇不同。由於信條沒有趣味,是一些知識,關係將來的事。而人所關心的,是現今的事。
  在實用主義流行的今代,甚麼都講究“現金價值”(Cash Value),就像鈔票一樣,其“真”的意義,是因為大家普遍的接受,可以買東西回家,裝滿屋子;可以去餐館用餐,填飽肚子。除此之外,都是無關緊要。
  屬靈的事是看不見的;物質是看得見的。聖經說:“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哥林多後書4:18)雖然他們承認,看不見的原子等類,是重要的,但那是科學範疇,日常生活上,就不是那回事了。
  看不見的,如品德,就列為不關緊要了。莎士比亞的丑角英雄福斯塌夫說:“榮譽算甚麼?不過是一個字兒,字兒是一陣風!”在當時只以為好笑,現在卻認真的以為是規箴。
  莊子.齊物篇:有個飼養猴子的老人,發現橡實將要完了,決定採取配給制度。先向猴眾宣告:“今天開始,每一位猴民,早晨給三顆橡實,晚上給四顆。”猴眾聽了,都很生氣,有要鬧革命的情勢。猴主馬上改變政策說:“這樣好了,現在我們遵從公意,早晨配給四顆橡實,晚上給三顆。”眾猴民聽了,皆大歡喜,露齒而笑,對猴主人歌功頌德。
  這個故事,正說明人的“信用卡”心理:且求得眼前歡,日後付出甚麼代價,時候到再講。這樣,“無債一身輕”的佳箴,就成為過時貨了,變成“舉債一心輕”,有債如無責;因此,不以欠債為恥,而以“信用”為榮。美國的消費文化,歡樂文化,就建立在這樣的信用卡繁榮上面。
  個人信用卡濫用,已經夠壞了,政府的信用卡經濟,浪費資源,記在公民帳上,要公民或下代負責償還,更是壞的事。有的傳道人稱之為“偷盜下代”,與“十誡”違背。國父華盛頓曾說:個人借貸不好,政府借貸之風也不可長;除非在戰爭中特別支出,要儘量償還。曾見一個車後標語:“不可偷盜:那是政府的特權!”諷刺而卻真實。
  發出信用卡的商人或銀行,故意使顧客忘記“算帳”,只要求付最低的付款,就可以再拖一個月的週期。
  不過,所有的信條,都是講實在話,提醒人有面對最後審判那回事。
  為教會普遍接受的,是“使徒信經”;相傳在五旬節以後,使徒分散往各地傳道,在行前,,由每人提供一句制訂此一共同遵守的真理標準。此說不可考。不過,早在第二世紀,已經為教會使用。

使徒信經

  我信上帝,全能的父,創造天地的主。
  我信我主耶穌基督,上帝的獨生子:
  因着聖靈感孕,從童貞女馬利亞所生;
  在本丟彼拉多手下受難,被釘在十字架上,受死,埋葬;
  降在陰間;第三天從死裏復活;
  祂升天,坐在全能父上帝的右邊;
  將來必從那裏降臨,審判活人,死人。
  我信聖靈。
  我信聖而公之教會;我信聖徒相通。
  我信罪的赦免。
  我信身體復活。
  我信永生。阿們。

  在325年,由羅馬君士坦丁大帝(Constantine)在尼西亞召開第一次世界性教會會議,確定正統信仰標準,黜退亞流派異端。

尼西亞信經

我信獨一上帝,全能的父,創造天地,和有形無形萬物的主。
我信獨一主耶穌基督,上帝的獨生子,在萬世以前為父所生,出於神而為神,出於光而為光,出於真神而為真神,受生而非被造,與父一體,萬物都是藉着祂造的;
祂我拯救我們世人,從天降臨,因着聖靈,並從童貞女馬利亞成肉身,而為人;
在本丟彼拉多手下,為我們釘於十字架上,受難,埋葬;
照聖經所說,第三天復活;
並升天,坐在父的右邊;
將來必有榮耀再降臨,審判活人,死人;祂的國度永無窮盡;
我信聖靈,賜生命的主,從父和子出來,與父子同受敬拜同受尊榮,祂曾藉眾先知說話。
我信獨一神聖大公使徒的教會。
我認使罪得赦的獨一洗禮。
我望死人復活;
並來世生命。

  信條的受鄙薄,不是來自教外的人,而是教會裏面;特別是敬虔派,看到有些人徒注重信條,而生活上與所宣信的並不相稱。其實,這樣的情形,是由來已久;其咎在於人,而不在信條。就像每個世代都有講聖經,而不實行聖經的人;卻不能從教會中取消聖經。如果見有人不遵守交通,就撤銷交通燈,其舉動不僅幼稚可笑,而且也是危險。
  聖經告訴基督徒:“你們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以西結書3:2)現在的信徒,太多注意信用卡,有人甚至主張把信用卡剪破,放在烤箱裏焙焦,而免俗念,不要思想被它控制。但要思念,必須先要知道。因此,熟悉信條是有其必要的,總比只注意信用卡好得多。
  且試試看,你把信條多讀上幾遍,背誦默想,心靈是否會清潔得多。

  求主的聖靈提醒信徒,把心放在屬靈的事上。阿們。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