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參軍記-美國女兵的自白之六

左,右,左,右

 

  有甚麼原因致使一個人生出自殺的念頭?是絕望?是感到生存沒有意義?抑或,自殺是潛意識所作的一種呼求?

  記得在香港讀中二,中三時,也有很強烈的自殺傾向。但那並不是由於生活困苦所致,而是認為生存毫無價值可言。在海軍陸戰隊基本訓練營的生活真的是苦。要不然,它就不會被公認為是美國軍部四個部門中最艱難的基本訓練營。(可惜這是我事後才發現的“common sense”,常識。)可是,營中的苦是可以忍受的;營中的苦會有盡頭。不過,有些隊友不讚同這個見解。有些甚至選擇用自殺的方法來尋求解脫。

  在度日如年的心境下,訓練營的日子給捱過一半了。也開始留意到一,兩名隊友總會找到藉口留在宿舍內,不參與跑步及步操等節目。再過幾天,便失去她們的蹤影。然後,路邊社消息透露,鄰座宿舍的一名女兵自殺不遂,現正在醫院接受治療。跟着,一位頗有經驗的隊友告訴我們,(這是她第二次入基本訓練營受訓,第一次她因發現懷了身孕而中途離開訓練營)她說,每一期的隊員中總有兩,三名隊友因受不住營中生活而自殺。有的是認真的。有的卻嘗試用自殺的方式來逼使軍隊終止合約。另外,又有不少人寫信回家訴苦,要求家人想辦法找醫生證明她們自己健康有問題,不適宜於軍中苛刻的要求;或說明她們的家人有重病,極需要她們回家幫助照顧一切。因為,有了這樣的醫生證明,她們便可以收拾一切回家,去過她們喜歡的生活。

  我完全體會到每一個極想離開訓練營的隊友的心態。假若有機會讓我選擇去或留,我必定很開心的離去。但是,既然自己的身體仍然支持得了,家中各人又十分健康,再加上我認為自殺絕對解決不了問題,我惟有繼續忍受下去。

  訓練營的日子給捱過了一半。營中的生活也由最初的一片緊張和混亂中,進入一種煩忙的期待裏──期待離開訓練營的那一天。現在很自然的在五分鐘內便能沐浴更衣,及把頭髮梳洗好。現在學會怎樣把皮靴擦亮得反光;也發現把衣袖摺得整齊地貼服在手臂上的祕密。還有,現在真正體會到甚麼叫做 “take it one step at a time.” 這句話通常有兩個意思。一,是指“按部就班”;二,就是“見步行步”。可是,於我而言,這句美國的諺語卻有另一層更貼切,更實際的意義。

  記得當初徵募員簡述當海軍陸戰隊女兵的其中一個要求,是在規定時間內跑完一哩半的路程。入營以後才發現一哩半只是當女兵的最低要求。在訓練的第二個星期,這個距離已增至三哩。進入第五個星期,我們更要每星期兩,三次的跑上五,六哩。

  我很想告訴各位,在經過四星期每天不停的訓練後,要跑五,六哩並不太難。事實卻並不如此。這段時間內唯一有改進的地方,就是由從前二百公尺開始便呼吸困難及五臟疼痛,到現在跑了約八百公尺才出現這些症狀。(一哩約有一千六百公尺。)到了二,三哩距離時,感到心臟似乎要爆裂般,而每一步都仿似拖着五磅重的沙袋在腳上。跑到四,五哩時,神智開始有點模糊。因為我甚麼也記不起來,想不到,只聽到兩個聲音在爭吵。

  一個在說:“我不行了。我要放棄!我的腳多沉重。我的頭痛得要命,而且喉嚨乾涸。我的心快要跳出來了!我可以跟那幾位落後的隊友一樣,裝作支持不住,倒在路旁。頂多給訓練官們責罵一番。”

  另一個聲音卻道:“不行。你這樣做會給訓練官們機會讓你留班,要遲兩個星期才能畢業。你聽我說,不要去想還有多遠才跑完。你能踏出下一步嗎?我知道你能。你跟着我的口號,慢慢地深呼吸,左一步,右一步的跑。對了,左,右,左,右,左,右…”

  想不到就這樣子踏出一步後再跨出一步,竟然把似乎見不到終點的路跑完。更想不到這個跑步的經歷竟成了日後面對困境的一個鼓勵和動力。每一次當我感到壓力難再承受,或感情受打擊致使心碎,或遇到錯折而心灰意冷之際;每一次當我認為不能再支持下去,放棄的意念像浪水接二連三的湧上心頭,那一個聲音便向我低訴:“你記得當初是怎樣跑完六哩的路嗎?不要去想前路有多艱辛,也不要擔心看不見路的盡頭。踏出一步,把自己有能力做的事辦妥,然後再行下一步。一步一步的走,一天一天的過,困難的日子總有走完的一天。也要記得神的應許,”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 (哥林多後書第十二章9節)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