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彼得的獨白

凌風

 

  登上加利利的山
  望下去革尼撒勒的湖水
  依舊是那麼可愛的碧藍
  夕陽映照在水面
  流動的黃金在跳躍閃閃
  唉 離開你許多的日子啊
  使我多麼懷念

  晚間 回到伯賽大鎮的家園
  妻子嘮叨着說
  盛麵的罈子已經快見底
  瓶中的油也將乾
  瞥一下更年老的岳母
  她的額上又添了不少皺紋
  臉色有些陰沉
  算那是燈影的緣故吧
  至少我願意相信

  是誰說過
  夜晚的決定常會錯誤
  但我還是作了決斷
  等到太陽落山
  基督還沒出現
  我們不能不為生活打算

  找着了伙伴們
  我說 我打魚去
  多馬拿但業雅各約翰
  還有兩個門徒
  都說 我們聽你的
  誰不是為了得利充飢
  不錯 他們仍然承認
  我是他們的老大哥
  另外幾名如果在這裏
  也一定會惟命是依
  我為自己的領導力得意
  不知怎地有些悲哀氣息

  本來我還招呼另一個西門
  但他仍有愛國的激進派舊習
  聽我說錯了“提比哩亞”海
  (應該用加利利)
  他就不喜歡那羅馬皇帝的名字
  堅決的不同意
  我也曾想到同城的腓力
  他住得遠些時間上來不及
  俺就是難改這個急脾氣

  不脫咱漁夫粗獷的天性
  說幹就幹
  整理好了網
  跳上那熟悉的舊船
  趁着不到四更天
  甩掉了外衣
  且喜結實的膀臂仍沒消減
  赤着上身把船撐離了岸
  撒下了網
  希冀着撈取利益的豐滿
  可以作身上衣 盤中餐

  一次又一次拉上了網
  網都是空的
  夜風吹着
  雖然沒有流汗
  希望卻漸漸消散
  失望沉重的壓在心間
  明亮的星光不再那樣燦爛

  小船載不動失望
  蹣跚的移向岸邊
  晨霧中有個身影站在那裏
  向我們呼喚
   小子們
   你們可有吃的嗎

  這簡直是諷刺一般
  一夜的勞力
  使我筋疲手軟
  這一問 更覺得肚子餓
  晨風格外生寒
  我回答
   沒有 船空腹也空
   難道你有眼看不見

  那聲音說
   你必然得魚
   只要把網撒下右邊

  豈有這樣的道理
  在漫長的夜裏
  我們已經試了千遍百遍
  不知是甚麼力量
  叫我們再試最後一番
  雖然不是心甘情願
  哇 果然
  聽命的新經驗

   是我們的主

  驚叫的聲音來自約翰
  我無比的興奮
  不過 怎能赤身與主相見
  束上外衣全力游去
  雖然外衣纏繞不方便
  三百呎的衝刺我必要領先

  那裏有炭火
  上面有魚又有餅
  耶穌在旁慢慢的來翻
  祂說
   把剛才打的魚拿幾條來加添
  我們卑微的勞力祂並不棄嫌
  約翰他們把魚網拉上來
  裏面滿了魚
  我們七人一同數點
  數目是一百五十三

  溫柔的主
  竟然放下了身段
  親手為我們預備早飯
  我永遠記得
  那熟悉的感謝
  那釘痕手遞出的魚和餅
  出奇的美味新鮮
  主流露出奇妙的愛憐
  深深的關切完全的預備
  沒有責備我們回顧飯碗
  我束上腰帶跟隨祂
  撇下萬事 奔向標竿
  永不返顧 一直向前
  再奉獻自己 生死交祂管
  一切路途由主引導重擔祂負擔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