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主日學的開始

史述

 

  現在的主日學,已經成為宗教教育不可少的部分,連佛教也模仿起來。但起初不是這樣。
  有人說他愛虛榮,有人以為關心社會,就是忽略福音,或說關心平民教育是破壞主日的不敬虔行為。但主日學運動,到底傳開了。到今天,雖然再沒有誰來反對了;不過,仍然需要再加強推行。
  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教會遭受自由派的侵擾。正統的基要主義者,采取“敬虔的逃避”政策,倉皇尋求自保,以至避社會福音,也避免關懷社會:只傳個人得救的福音,不涉及社會疾苦。也就是說,只求人將來進入天堂,不管他現在陷於地獄。幸而教會保留了主日學,就是宗教教育,使後來的一代,得有復興的機會。
  主日學的創始人睿可司(Bobert Raikes, b. Sep.4, 1736 - d. Apr. 5, 1811),生於英國哥勞斯特(Gloucester),父親擁有一間當地的日報The Gloucester Journal。1757年,父親去世後,他以二十一歲的少年作了發行人,接手經營。
  哥勞斯特是一個古老的工商業城市。因為受到工業革命的影響,造成嚴重的貧富不均現象,犯罪率很高。睿可司有興趣於監獄改良工作。他隨即發現,監獄並不生產罪犯,是社會生產罪犯。他看到許多幼年童工,每天勞苦在工廠工作,星期天休息,則游蕩無所事事。他們既沒受過教育,品行一般都很惡劣,容易感染壞習慣,正是培養罪犯的溫床。因此,睿克司商請鄰近教區牧師司陶克(The Reverend Thomas Stock, 1749-1803)的同意,發動了幾名婦女,自己出薪資延請他們,在各人家中召聚兒童,給他們基本的讀書課程,和聖經,並教義問答等宗教教育。
  經過了許多年的倡導,開導,推行,不管人的反對。那是一段漫長孤獨的時期。終於冰雪開始融化了,簡直是精誠所至金石為開。1780年,在當地的聖公會教牧支持之下,開始了這種稱為“主日學”的事工。
  那時的主日學,並不一定在教堂的四堵牆內。引起爭議的原因是,主日是應該休息敬拜的一天,學校不上課,怎可以教導孩子?這不是公然違犯安息日嗎?也許是因為他的身分和聲望,也許是因為人民普遍擁護,睿可司並不曾因主日學入獄,連孩子們都沒有因上主日學而進監獄,更不曾有人提議把睿可司送上火刑柱。只是冷漠,冷漠的不贊成。
  睿可司卻不滿足。
  睿可司在他的報紙上撰文倡導,漸漸引起了普遍的興趣;在全英國各地,都有人效法。於是,主日學漸成為教會的事工。後來,教員也從受薪而改為義務事奉。這項運動極為成功。在1783年十一月三日,Gloucester Journal撰文宣稱過地獄般生活的兒童們,享受到“主日的天堂”。
  守舊的人仍然反對。他們反對任何新的事物:新的就是不好的,違反傳統就是錯誤。像任何新興的事工一樣,主日學也繼續受到人的反對。教會中有人反對,以為那會破壞虔誠的敬守主日;更有人反對普及平民教育,認為那會引起人民造反,發動革命!
  主日學運動,得到約翰衛斯理的贊成,並協助推廣;連王后也予以支持。在當時,以敢言知名的政治家福克斯(Charles James Fox, 1749-1806)也曾贊成。1785年,在倫敦設立了主日學協會。主日學運動也超越了大西洋;1791年,美國聯邦憲法通過後僅二年,在非拉鐵非成立了超宗派的主日學協會。到1811年,睿可司去世的時候,建立了三十一年的主日學,單在英國已有約五十萬學生。現在,更不分宗派,主日學已成為教會普遍接受的節目,是宗教教育不可或缺的一環。主日學的教室,保守許多孩子免於走進監獄,卻走出去不少的領袖。
  美國的主日學,本來發展最快;以後,到了提倡公立學校的曼恩(Horace Mann, 1796-1859)起來,主日學就不再是貧民子弟獲得教育的唯一地方,影響力也低減了。
  後來東正教也有主日學,其他宗教也有仿效的宗教教育。天主教則大致無主日學,而有其自己的宗教教導。

  我們都應當記得:宗教教育是教會的骨幹。不止幼童應該參加主日學,成年人也應該參與;不是主日學的教員,就該是主日學的學生。注重宗教教育的教會,信仰都有良好的根基,也能迅速的增長。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