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謝幕和安可

劉炯朗

 

  看電影或電視和觀賞現場表演,有一個大不相同的地方。電影放映結束,燈光一亮,觀眾或者魚貫,或者蜂擁,匆匆離開馬上就要沉寂下來的電影院,趕着回家,上館子,看下一場電影,赴下一個約會。電視節目播送結束,廣告登場,大家忙着轉頻道,上廁所,開冰箱,喘一口氣,舒展一下手腳筋骨,或者另有要公,馬上把電視關掉。現場表演結束的時候,曲終幕垂,然而,不及一瞬,觀眾群起歡呼,鼓掌,於是音樂再起,帷幕再昇,演員們重登舞台。尤其是在大規模的演出中,從跑龍套的小角色,到挑大樑的主角,都一一按序,行禮如儀。穿着燕尾禮服的男主角,雙手深垂,鞠躬及地,然後昂首挺立;穿着芭蕾舞短裙或者旗袍長裾的女主角,捧心合十,或微頷示意,或屈膝行西方宮廷之禮。熱情的觀眾,喝過洋水的,大叫bravo(源自意大利語,原為勇敢之意),看慣古老大戲的,連聲喊好,預先有準備的“粉絲”,更會趨前獻花,握手,擁抱,樂聲悠揚不斷,帷幕再落再起。
  在音樂演奏會或者演唱會上,觀眾更會高呼“安可”,那才真是謝幕過程中的最高潮。(“安可”源自法文encore,就是“再來一次”的意思。)安可代表了觀眾對演出者高度的讚賞和肯定,既有意猶未盡,希望好戲能夠連棚的一點心願,也難免有多撈一筆,值回票價的一種心態,亦可能有循例要求,讓演出者不要丟臉,有點光彩的一份心意。演出者多半是有備而來,所以往往都會應觀眾的要求“加碼”,表達對觀眾捧場和識貨的謝意,也可能有“亡羊補牢”,補考合格,甚或再創新高的希冀,當然也可能有遵守江湖慣例,不得不勉力而為的無奈。
  我每逢身歷現場的表演,對謝幕的短瞬,總有一份特別溫馨的感覺。作為一個觀眾,我可以有一個機會,對演員精釆,賣力的演出,表達感謝,讚美和羨慕之意,也可以體會到一個演員對觀眾的愛護和支持的感激心情。作為一個觀眾,我有一份心滿意足的感覺,也可以體會到一個演員那一份大功告成的舒泰心情。在安可聲中,觀眾和演員可以共同回味剛剛結束的表演,觀眾和演員可以互道珍重,再見,預約後會有期。這一份感覺,豈是看電影或電視所能夠享受到的。
  在人生的舞台上,我們常常以觀眾的身分為謝幕的演員鼓掌,叫bravo,喊encore,也常常以演員的身分鞠躬謝幕,回應安可的要求。作為一個觀眾,誠摯地讚美一場精釆的創作,深切地體會一場賣力的演出,慷慨地給演員們鼓勵,虛心地向演員們學習,那就是真正的滿足和快樂。作為一個演員,善用一個呈現,發揮的機會,掌握一個成長,進步的契機,珍惜一份與觀眾同歡共樂的情緣,那就是真正的成功。或許有一天,一個觀眾會搖身一變,躍上舞台成為一個演員,我們相信一個滿足和快樂的觀眾會是一個成功的演員。總有一天,一個演員會洗盡粉墨,坐在台下當一個觀眾,我們相信一個成功的演員會是一個滿足和快樂的觀眾。鞠躬謝幕,掌聲夾着安可之聲,豈不是一場表演中最美妙,最難忘的一瞬。
  當人生舞台的帷幕,最後一次落下來的時候,謝幕既不可能,安可也是徒呼。不如在表演中為觀眾多賣點力,在半場時為演員多鼓點掌,謝幕和安可,何須強求。

(原載於聯合報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