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記號

陵兮

 

  年青的時候學習古典希臘文,為的是研究聖經,考試成績也還算過得去。但真的碰上希臘人了,卻還是啞口無言,講不出一個字來。
  在醫院中工作,認識了安吉;她常來探訪信仰希臘正教的病人。每次她來到,都會在我桌邊流連一下,或邀我跟她分一瓶汽水;我雖不嗜汽水,但每次都會花點時間跟她聊聊。
  有一回,我問她:“安吉呀,你可以幫助我重溫希臘文嗎?自從畢業後,都少有機會與‘真的’希臘人講希臘話…”這樣,我和安吉成了好朋友,除了複習希臘文,討論關於信仰,靈修,家庭的事情,也談談道德,倫理和健美等話題。

  這一天,遇見一大堆人在辯論信仰,又有些在“唸信經”,但每次唸的時候,是否衷心認同所唸的,承認“我信聖父…,我信聖子…,我信聖靈…”呢?這叫我想起:初期教會的基督徒,在羅馬帝國的迫害下,不能公開敬拜,更不能公開承認自己的信仰,只有偷偷地用“魚”(ichthus)為記號,來表示他們是基督徒。用ichthus,因為是“耶穌.基督.上帝的.兒子.我們的救主”的縮寫。
  安吉告訴我,其實希臘人講魚是opharion而少用ichthus,因為opharion是通俗語,而ichthus是文雅語。
  當時的信徒真勇敢,冒死畫魚來承認自己的信仰,用“魚”的記號來跟其他信徒交往。
  今天,我們不再畫魚來表示信仰,那我們的信仰表記又是甚麼呢?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