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誰是有錢人

亞谷

 

  晉朝的時候(四世紀初),有一個阮孚,家道不很富裕,性好飲酒。出門的時候,常帶着一個黑色的布囊;雖然不是黑盒子,看起來卻是很重要的樣子,不過似乎很輕,不像是裏面有貴重物品。久了,有好奇的人問他“皁囊”的秘密;才發現只有一枚錢!他的解釋是:“這樣,可以免得錢囊羞澀。”
  有個現代人,別人問他有沒有錢,總是大聲回答說:“我有錢!”如果問他有多少,可能是“兩塊!”再問他為甚麼忒大聲,他說那表示理直氣壯。沒錯,他確實是“有”,誰能說他講的不是實話?
  不過,人平常的用法,是把“有錢”當作是“富有”。到底有多少才算是富有呢?卻又難得個定義。這可稱為魔鬼的語意魔術,叫人窮一生之力,去追求一個並沒有定義的東西。在中古英文裏面wealth這字有“快樂”的意思。有多少財富才快樂呢?又是難有一定的數目。只可以肯定的是,有太多的錢一定不快樂。
  有句話說:“鑰匙多的人,煩惱多。”多麼有道理!

  唐朝的名詩人元稹(字微之,779-831),後來官曾高至宰相。當年的窮文人,居然是官俸優厚;但不幸愛妻卻病死了,他作“遣悲懷”詩:

  謝公最小偏憐女自嫁黔婁百事乖
  顧我無衣搜藎篋泥他沽酒拔金釵
  野蔬充膳甘長藿落葉添薪仰古槐
  今日俸錢過十萬與君營奠復營齋

  這一首詩,敘述他們的婚姻,比梁鴻,孟光的舉案齊眉還要美。謝府的小姐嫁了元郎,生活清苦,吃不起肉,而能夠長年以菜蔬果腹,用槐樹的落葉當柴燒,自然是沒有傭人,要自己煮飯了。他們一同挨苦,看情愛過於財物;作妻子的肯拔下頭上的金釵典賣換酒,從破舊的箱子裏找有限的衣服來穿。等到後來功成名就,生活富裕了,妻子已經去世,不能同享富貴,只能追憶祭祀了。這是何等的悲哀!那麼,哪一種的日子更好呢?我想,元稹寧可回到先前夫妻相守的窮日子。
  元稹用以自比的黔婁,又是何等人呢?
  黔婁是春秋時齊國人,家在今濟南府。他是修身的高士,不想作官。遇到外敵來侵齊國,齊王就徒步去見他求教,總是有辦法退敵。不過,他家道貧窮,卻不隨便取不當得的錢財。到他死後,連辦收殮的錢都困難。曾參的孫子曾西,請示黔婁夫人,該給黔婁甚麼諡號以表示崇敬?夫人說:“諡為康。”
  “康”是安樂的意思;曾西聽了不解,問說:“先生在世的時候,吃不飽,穿不足,為甚麼要稱為康呢?”
  黔婁的妻說:“先生當年,王要請他為國相,他推辭了,是有餘貴;賜他萬鍾的糧粟,他辭謝了,是有餘富;他寧願甘於淡泊,安於平民的卑位,諡號為康,豈不是恰合嗎?
  這是說一個知足樂道的君子。

  假先知的心上,總是懷着“貪”字;他們可能富,卻不能足,因為他們事奉的是瑪門,受瑪門的奴役。
  使徒保羅能為主多受苦難,因為有“康”的寶貴性格。他說:“似乎憂愁,卻是常常快樂的;似乎貧窮,卻是叫許多人富足的;似乎一無所有,卻是樣樣都有的。”(哥林多後書6:10)這樣的人,總不會貪財重利,絕不會走上巴蘭的道路。
  曾見一副對聯:

  無罪一身輕
  有主萬事足

  在世上無所羨慕的,是何等可羨慕的人生!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