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貪何時足

亞谷

 

  2004年十月十四日,紐約的司法首長Eliot Spitzer起訴了世界上最大的保險經紀公司Marsh & McLennan,案由是對顧客不誠實。當然這不是第一起此類案子。在此之前,投資銀行和Mutual Funds,都出過問題。一向保守的雜志經濟家The Economist)實在到了看不過眼的程度,似是義憤填膺,刊載了一篇文章“Just How Rotten?”(Oct.23,2004)
  幾年前,Enron能源公司,創下最大的倒閉案的紀錄:經理人員弄了幾千萬元,甚至盈億的錢,投資者卻背負虧損,有的得傾家蕩產!而其負責人Kenneth Lay,卻全不負責,逍遙法外。當然,這是靠官商勾結!
  Halliburton靠他們的特殊關係,為了“以血換油”,發動侵伊拉克戰爭於先,任意勒索政府的錢財於後;秘密了簽約卻不負責任;在報帳的時候,獅子大開口,浮濫成億;在供應上則短缺。
  腐敗伊於胡底?沒有底止的希望!仿佛是在黑洞裏,望不見前面有甚亮光。

  幾年前,看到一個汽車防撞版上的招貼:“不可偷盜:政府有特權!”(Thou Shalt Not Steal-That Is Government's Privilege!)
  美國的中央儲備局主席葛林斯潘(Greenspan)不得不講話了。前任主席富勒克(Paul Volcker)也批評一面為大公司減稅,一面濫增開支的政策,是瘋狂的行動。前尼克森總統的內閣官員彼得生(Pete Peterson)更清楚的說:這樣的經濟政策,是“不負責任和不道德”的(reckless and immoral):不負責任是舉債狂用,不道德是偷貧窮人和下代的錢。(US News and World Review, Dec. 5, 2004)
  美國聯邦政府不負責任的濫行開支,欠下了天文數字的巨債,將高達七萬億,是偷後代的錢,要他們償還。七萬億有多少呢?是7的後面加十二個零。那自然得問:是甚麼本事把忒多的錢弄掉?
  答案很簡單:給了貪心的國防武器集團,和有特殊關係的大公司。他們為了貪利,就不顧道德,賄賂分肥。

  一個古老的故事:
  有四個朋友同行,在某地發現了大批的黃金。皆大歡喜之後,商量如何處理;自然是四人均分,都成為巨富,可以享受無窮。四人幫中有人提議,在分手之前,該先慶祝一番。於是有二人自告奮勇,往附近鎮上買酒肉;留二人看守。
  在去的路上,二人商量,定下了妙計,可以使財富轉瞬間加倍:把所買的二瓶酒中,一瓶下了毒藥;那留守的二人不知內情,飲了必然喪命,他們就可以對半分肥。
  兩名看守者,也不是沒有機心的人。他們商量好,佈好位置,等買酒肉的同伴回來,趁他們不防,猝然動手,置之於死地,巨金就變成了二五一十了。他們的計畫成功了;跑腿買酒肉的人,成為犧牲品。
  剩下的二名同謀者,當中有一人想:獨吞巨金可以成功超級富翁,豈不更好?金子雖然太多些,可以先帶走一半,把另一半藏好,再來搬運回家。於是假作二人席地同飲,暴起打死同伴;然後全部享受了酒肉;然後倒在地上,不再醒轉來。
  聖經說:“貪財是萬惡之根。”(提摩太前書6:10)又說:“這貪戀之心,乃奪去得財者之命。”(箴言1:19)

  中國人有句話,不知是誰說的:“同田為富貪近貧。”
  古時“富”字是田上有個“同”字;田代表財富,共同合作,才可以增產,成為富足。看一看,“貪”和“貧”兩個字,有多麼相似,特別是匆忙間用草書的時候。當然,現代人常常是忙的。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